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爱与欲的年华 > 【爱与欲的年华】(61)

【爱与欲的年华】(6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夜月

2022/11/21

本章为肉戏章,但由于前面字数写多了,所以肉戏只能分为上下两章,下一

章依然是肉戏章。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top

================= 分界线=======================

第61章:控制与被控制

「你怎么了?」

萧雪的声音似乎没有了往昔冷淡,处于愣神状态的陆明听着如仙乐灌耳,忍

不住被她的容貌吸引住了。

扎起来的黑发马尾像跳动的精灵般闯进他心扉,细长的柳叶眉也收敛了锋芒

变得柔和,双瞳翦水惹人怜惜,脸蛋没有了寒意,只剩几分温婉犹怜,那樱桃小

口一张一合,牵动着陆明所有心神,某种情愫几乎要从他的胸膛炸开,恨不得立

即靠近她。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初见林珞萱的时候才会产生,如今时隔六年再次冒泡,

警惕心油然而生,陆明瞬间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往前踏了几步,而对面的萧

雪平静地注视他。

「你没事吧?」

「嗯,还好。」陆明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起来,他擦了擦鼻子血迹,定神片

刻后,眼神里的刚毅恢复如初。

萧雪见他没有异样,便抡起拳头再次冲来,开始了新一轮武斗交锋。

当近身时,陆明很快又闻到她身上飘溢的古怪香味,尤其和萧雪的身体接触

时,她身上流淌的汗水,还有琼鼻呼出的气息,竟产生了一个联系紧密的气场,

牢牢将陆明锁在里面。

他的拳风越来越弱,使拳的劲完全提不起来,倒不是被莫名削弱了,而是潜

意识里不愿伤害到眼前女子,萧雪似乎已经成为他重点呵护的对象。

「砰——!」

萧雪的拳劲惊人,而陆明已经放弃了格挡,任由她轰向自己的胸膛,整个人

趔趄着往后退了半米。

「我看你心神不宁,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陆明苦笑,低头看着微微颤抖的手腕:「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萧雪并不感到意外,轻声说:「你跟我来吧,我帮你找找原因。」

她语气很平淡,可陆明潜意识里选择听她的话,默默跟在了后面。

两人来到一处私人休息区,里面还有一位穿着职业制服的长发女性,她抱住

文件站在旁边,正是萧雪的贴身秘书司琴。

萧雪指了指长凳:「坐下吧。」

她话带有一丝神奇魔力,陆明仅犹豫了会,便坐在凳子上。

随后,萧雪抿了抿唇,分开双腿竟也坐在陆明腿上,双手搂住他脖子,两人

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

「陆明,我能感受到,你很紧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面对萧雪的提问,陆明变得口干舌燥,没有任何隐瞒:「很不安,很奇怪,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一靠近你,就想要用力抱着你,渴望和你亲吻,不想你

离开。」

「是吗,那你想和我亲吻,对吗?」

「想,很想。」

萧雪转头看了看司琴,见后者微微点头,她内心了然,随即轻启芳唇:「那

我满足你。」

说完,她柔软的唇瓣凑了上来,和陆明吻在一起。

霎间,陆明的精神世界被沦陷了,他主动索吻,两人唇齿接触,只觉得芬芳

幽醉,沁 香迷人。

吻了好一会,萧雪脸靥发烫,轻轻分开了他,重新站起来,司琴则在旁边小

声提醒:「主人,先测试一下。」

萧雪轻嗯,接着对陆明说:「你站起来,然后......脱掉裤子,将阴茎掏出来。」

这个命令果然对陆明充满纠结,他迟疑地脱掉裤子,迟迟不肯进行下一步,

满脸不解地:「你要我做什么?」

司琴又凑到她耳边:「主人,他在尝试忤 逆命令,我们需要继续加码。」

萧雪脸蛋微红,点了点头:「那你去门外守着,我自己来就行。」

「好的,主人。」

司琴离开了休息室,萧雪来到陆明身后,她轻咬贝齿,将手伸进两腿之间。

陆明不清楚萧雪在干什么,但能听到后面的一点轻微动静,像是有水花流溅,

又像是衣服面料的摩擦,空气中的那缕熟悉香气更多了。

他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萧雪刚才的指令,反复拷问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话,

内心里那道稳固枷锁,正随着他的质疑一点点冲破。

也是这时候,萧雪来到他面前,伸出玉指递到他嘴唇边,冷声说:「舔干净。」

她的指头全是透明清冽的水渍,带有一丝黏滑,馥郁香气萦绕在陆明鼻腔,

他怔怔看着前方,随后张开嘴含住几根手指,很快,原本快要恢复清明的眼神,

又逐渐变得混沌。

在一阵阵模糊中,陆明终于构建了新认知,种种质疑灰飞烟灭......其实他深

爱着萧雪,而萧雪是自己的主人,因此他要无条件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哪怕是

死亡。

「陆明,听得到我说话吗?」

「能听到。」

「刚才那个女人叫我主人, 如果你也叫我主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

「那我下达任何命令,你都会完美执行,对吗?」

「是的,主人。」

「很好,那你脱掉内裤,我要看看你的阴茎。」

陆明听话地脱下内裤,露出硬肿肉棒,它昂扬向上充满了杀气。

萧雪松了口气,这下应该成功了,于是挥挥手:「穿回去吧。」

虽然她是双性恋,却很少对男人的这坨肉感兴趣,更不要她始终看不惯的陆

明了。

当萧雪掌握主动权后,语气更加从容:「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和萧家合作,

你真正图谋着什么?」

陆明想了想,如实回答:「我需要萧家的资源,一起联手对抗未来的风险,

另外我也相信萧黛,她很真诚。」

萧雪眼神微凝,沉声道:「你喜欢萧黛吗?你对她是什么感受?」

陆明犹豫了会:「我不确定。」

萧雪调整了一下问法:「陆明,你不用顾忌主人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真实感

受,你是不是喜欢萧黛?」

陆明的眼神恢复了坦诚:「喜欢。」

萧雪皱起眉头:「那林珞萱喔?」

「我也喜欢。」

「你的嫂子,唐妩喔?」

「我很喜欢。」

「......」

萧雪的额头顿时冒黑线:「那我喔,你喜欢主人吗?」

「我永远爱着主人。」

她忍住想揍人冲动,此时手机突然传来消息,是萧黛的语音:「姐,你在哪

啊,你不是在格斗室吗?」

萧雪用文字回了一句:我有点事要忙,等会见。

她抬头看了看陆明,嘴角含笑:「好,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我念什么你就

复述什么,明白了吗?」

「明白!」

当萧黛走出格斗室,陆明紧随其后追了出来,喊住她:「喂,萧黛。『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咋了,你刚和姐姐在一起吗?」

「我现在有事要和你说。」

萧黛只觉得他的脸色僵硬,带着一点陌生,轻声道:「嗯,你说。」

「萧黛,我想了很久,有必要和你说清楚,我的内心真实感受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着我,暗恋我,而我之前没有表态,是怕伤害了你,但是,一

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萧黛不自觉地捏住指尖,眼眸低垂,平静地说:「那你的意思是?」

陆明的声音机械生硬:「我不喜欢你,我甚至很讨厌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

的直率,我更喜欢干净一点的女孩,不喜欢很脏的,所以,你不是我要的那一款。」

萧黛愣了愣,旋即掩嘴:「不会吧,你怎么会觉得我喜欢你呀,笨。」

陆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就好,祝你和吴磊两人幸福。」

「好啦,先这样,拜~ 」萧黛如风而来,又一阵风而去,很快消失在了陆明

眼前。

陆明站在原地,感觉内心的某一块突然缺失了,他迷茫地看向四周。

在远处角落观察的司琴,马上向萧雪汇报最新情况:「主人,陆明按照命令

执行,只是......不太完美。」

萧雪走到了门口,看向她:「怎么说?」

「dcp-a 作为唯一的男性药剂,控制能力不弱于其它型号,但副作用也更大,

陆明无论举止形态还是说话表情,都非常僵硬,缺少灵活性和自主思考能力。」

萧雪很快明白她的意思。

同样是服用了dcp 的药剂,司琴不仅永远忠诚萧雪,而且不会影响到她原有

的思维,有自我判断,是完全独立的人格。

可陆明呈现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半人格体,他需要引导,需要下达各种细致命

令才能完成任务,这和萧雪预料的情况不一样。

「先让陆明呆在你身边,然后你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是,主人。」

萧雪说完后匆忙离去,她还要好好安慰伤心的妹妹喔。

她回到了一处别墅,轻轻推开妹妹的卧室门,发现她将头埋进枕头里啜泣,

旁边全是一个个揉成团的纸巾。

「黛儿,怎么了?」

「姐姐......」萧黛的眸子失去神采,泪眼朦胧,显得楚楚可怜,一下子戳进

了萧雪的灵魂深处。

她连忙抱着妹妹:「好妹妹,谁欺负你了。」

萧黛摇头,擦着越掉越多的眼泪:「没有人欺负我,是我自作多情。」

「那,姐姐能听一听吗?」

萧黛想了想,便如实复述刚才陆明对她说过的那番话,萧雪闻言大怒:「这

个陆明,混账东西,我立即找他算账!」

「姐姐,不要去。」

萧黛垂下了头:「他没有说错,我的身子本来就是脏的,我没有资格,我不

配。」

萧雪立即皱眉:「是他没有资格,他三心二意,既喜欢林家姐妹,又觊觎自

己的嫂子,现在还想勾住你的心,这种臭男人就应该阉了。」

「姐姐......」萧黛抓住她的手,全然没有以往的神采飞扬。

萧雪的内心更郁闷了,哪怕陆明这般出言不逊,似乎也无法让萧黛完全死心,

这该怎么办好?

萧黛却已经说起另一件事:「姐姐,那件事,会不会是吴磊做的?」

「不可能,他没有这个动机,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那他肯定是疯了,不仅给

军区树立了一个庞大外敌,恐怕连他爸的司令位置都坐不稳,华南军区也不是他

们吴家能一手遮天的。」

「也是。」

萧雪轻声安慰:「当然,至少孟晓晓这个劲敌已经去除了。」

萧黛 不同意她的说法:「她是无辜的。」

萧雪轻拍她的肩,又安慰了几句后,转身去了怡 海山庄的另一面禁区,直接

和陈伯碰面。

陈伯刚从实验室里出来,耐心听着萧雪阐述,缓缓道:「所以,最后一瓶药

剂你还是用了,对吗?」

「嗯,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男性人选。」

「据我所知,它还是可以用在女性身上的,所以,你为什么不选择程璎喔?」

「因为控制了陆明,也就等于控制程璎了。」

陈伯轻声叹息:「不过你也要知道,这始终不是一个良性的招人手段,我们

的高级成员只剩杜鹃、水仙、兰花和月季了,牡丹前段时间叛变,至于最早期的

几个女孩,要么任务失败,要么精神发作自杀身亡,嗯......你也很清楚。」

「陈伯,这些我清楚。」

萧雪的语气低沉:「我当初就应该坚持让木子服用药剂,只是黛儿好像察觉

出来我的意图,她坚决将人要了过去,所以我才没有机会下手。」

陈伯又说出了另一个事实:「对了,我刚刚打听到一件事,那个女孩,程璎,

就是程景天夫妇的女儿。」

「你确定?」

「我很确定,我还专门调取了孤儿院的资料,多方核实,她原名叫程玉筠,

后来改名,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加入行动局。」

萧雪沉默不语,陈伯曾经和她讲过这对夫妻的事迹。

二 十年前,程璎父母还是三井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他们在华夏西北地区搜

寻药材时,偶然在一座村里认识了一个叫老赵的耄耋老人,他浑身邋遢不修边幅,

却有无数女人踏破他家门槛,只为了求得一晚愉悦。

程景天花了许多心思,终于从老赵嘴里挖掘到了风流的秘密,一切归功于埋

藏在后山的一种叫龙阳果的果实。

程景天夫妻在他的引路下,顺利采摘到了最后五枚果实,带回日本实验室开

始逆向分析,并从龙阳果里提取出含有dcp 因子的成分,顺利制成了精神药剂。

初代的精神药剂毒性很高,受控者会被抹掉自我意识,完全听命于主人,而

且寿命只有短短五年。

于是,三井实验室开始了一代代改进,直到dcp-50版本,精神药剂总算可以

保留女性的自我意识,而且也大幅减轻了副作用。

也是这一代版本,让程景天夫妻产生担忧,害怕会被坏人拿去作恶,于是携

带着一整箱的药剂潜逃回华夏。

阿萨辛组织奉命拿回研究资料和药剂,但无论如何严刑逼供,这对夫妻始终

没有开口,临死前终于被陈伯救了下来,一整箱药剂也就到了萧家手里。

这箱药剂一共有十支dcp-50,并且只作用于女性;还有一支实验品dcp-a ,

可以作用于男性身上。

这么多年来,萧雪通过十支dcp-50,俘虏了众多顶级高手,并以华夏的传统

十大名花取名,最后只剩无人问津的dcp-a ,因为她实在想不到该用在谁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