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守我所爱 > 【守我所爱】(1)

【守我所爱】(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江枫渔火

2022/11/16

注意,本文不是纯爱,也不会是那种绿文,目前

打算是开后宫。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文章里的少年少女都是超过14岁的。)

少年李甫升一家在高考前夕惨遭校园老大一伙施暴,母亲和妹妹惨遭轮奸,李甫升被同性恋性侵,报警无果后母亲和妹妹精神崩溃双双自杀,李甫升高考落榜,报仇未遂反遭陷害,含恨而终,岂料重生于事发三年前......

正文:

第一章

漆黑,月如明灯。

万籁俱静,唯有一隅,甚是喧嚣,却无人来阻。

恣肆的淫笑,凄惨的哀嚎,都从那一家超市的卷帘门后,穿透铁门墙壁,划

破静夜,轻烟般地飘荡天际。

「妈的,真没想到啊,这女的虽然有点 年纪,但下面还是挺紧啊,水还多!

嘶......诶呦,这小屄夹得我真舒服!」

「哦......对,动舌头,舔!告诉你别他妈的动外心思,你他妈敢咬我就立刻

做了你儿子闺女!对......」

冰凉的瓷砖地上,两个头染黄毛的年青男子,一个戴耳钉,一个正叼根烟,

二人相对一前一后,双双赤裸汗津津的身体,正热火朝天地在一具白嫩的肉体上

忙碌着。

抽烟少年正用力抓紧女人两条丰硕的长腿,皓白的腿肉上,遍布着唾沫和吻

痕,甚至晕染大片紫青。

「啪叽!啪叽!」

他将女人两条肉腿夹在自己腰间,臀部用力地顶住身下这位中年妇人的私密

处,胶合的部位满是黏腻的水渍声,频率虽然不快,但却每一下都落入幽邃洞底,

侵占每一寸领地。

那个浑身嫩白的妇人完全反抗不得,因为她的嘴里还被塞了一根肉鸡巴,耳

钉少年倒转身子坐在女人脸上扭动,那根青筋暴起的鸡巴 肆意在女人的嘴中进进

出出。

「呜呜......」女人只能发出嘶哑的呜咽声,她口中被肉茎堵住,口鼻间满是

乳白色的粘稠,脸还被耳钉少年的肛门蹭来蹭去,那股难闻的粪便味一直窜在鼻

腔里,每当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耳钉少年就抬起屁股放进些新鲜空气,

而一旦感觉到自己回过神来,他又狞笑着坐回去......

「老骚逼,你刚才不是挺能骂吗?不是挺倔吗?啊!现在喔?不还是裹我的

鸡巴......给我用力!」

耳钉少年伸手扇在妇人已经充满淤青的丰满奶子上,娇嫩的乳房被扇得颤颤

巍巍,浅褐的奶头大枣般涨起,却又隐隐渗出血丝......

「这都快水漫金山了,你他妈是不是尿了?」抽烟少年还在练拼杀般一下一

下刺进泄洪似的肉穴,嘴里的烟丝毫不影响他说话。

「快他妈点儿的,我还想上这老娘们喔!......你能行不?我实在受不了你了,

你快点干,他妈的一股屎味儿啊!」

就在妇人身旁不过半米的距离,还有三个人,刚刚说话的杀马特少年赤裸下

身,正捂着鼻子按住一个少年的肩膀,而这个趴在地上的少年双手被反绑,光着

屁股,身上......同样趴着一个少年。

「哦......这小子的屁眼真不错,要你早答应我,何必有今天喔?我,哦~不

喜欢动......粗。」那少年一头红毛,扶住被绑少年的腰肢,前前后后地抽动,眉

毛眼睛鼻子都快挤在一起,看似痛苦,可哼哼的语气 十分愉悦。

「少来,要不是律哥看上那小妮子,你能有今天这机会?妈的真臭!你也能

操得下去!」杀马特少年紧紧地捂住口鼻,聚精会神地目视前方二男一女的大战,

也不忘催促身后的伙伴。

「哦~不行了!」

突然,抽烟少年突然发力,撞得妇人肥美的圆臀啪啪作响!他深吸了口烟狠

狠地攮进去十几下,最后如触电般抽搐!

他恋恋不舍地扭了两下腰,拿出口中快要烧到手的烟头,气喘吁吁,朝杀马

特少年挥挥手道:「你玩吧,这娘们是爽,但那无底洞的水太深,我是真鸡巴搅

和不动了。」

见伙伴退出来,杀马特少年挺着硬了半天的鸡巴猴急地冲过去:「嘿嘿,等

下我再给你示范几个厉害的动作,哦......别说,又紧又滑的,刚刚我就没操过瘾,

今天必须把积了一礼拜的都射出去!」

「悠着点儿,还有那个小娘们儿喔。」抽烟少年又点了一根烟,看向两米外

冰柜上两具交叠的肉体,刚刚疲软的鸡巴似乎又蠢蠢欲动。

「操,舒坦......律哥还吃了药,估计今晚应该没咱们的份儿了吧。」

「谁知道喔?不过那个小妞可比她妈还嫩啊......」

「小妞没啥意思,要操还得她妈这样的骚妇,禁干耐操!看!这表情,她好

像还挺舒服的,哈哈哈哈!」

「嗷!」

这一声咆哮把几个人都吓一大跳,抽烟少年一个踏步朝被侵犯少年的头上踢

过去!

「咚!」

「老实点!敢乱动你妈和你妹都别想活!」

「嘿!手被绑了腰还挺有劲儿啊......啊~啊~!」红毛少年说到一半就猛地

趴在刚刚要暴起的少年身上,翻着白眼乱颤地一抖一抖。

「你们......你们这帮畜生......」

终于,那个被同性侵犯的少年侧过脸,充血的双眼盯着这一群披着人皮的畜

生,被打烂的嘴让他口齿不清,但语气里那股狠厉却是恨意滔天!

「啊!柯玉律,我操你妈!我操你祖宗!啊——」

「你他妈有那器官么,还操我妈?等着,我干完了你再接着操你妈,哈哈哈

哈!」

冰柜上,赤裸俏丽的少女此刻愤怒地咒骂在自己身上挺动的少年。

她的脸上都是血淋淋的咬痕,原本白皙若玉的娇躯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她修

长的双腿已经瘫软地悬着,而皓白紧致的右腿上,一道醒目又暗淡的红印划过她

玲珑娇嫩的足弓,在微微悠晃的小脚下,是一小滩早已干涸的暗红。

而她身上的男人,满眼野兽般的 欲望,毫不怜香惜玉,疯狂地抽插早已红肿

破皮的处女穴!少女本无力反抗叫喊,可柯玉律却用烧旺的烟头在少女那一对红

梅上狠狠烫烙,狞笑可怖的脸上显露出 十分好奇的表情!

刚刚少女的怒吼,皆因于此。

「林馥生......」柯玉律回过头得意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少年,可双手依然钳住

少女盈盈可握的纤腰,沾着血痕的鸡巴不要命地往少女的嫩穴一下又一下整根攮

进去!

「啊!啊!你妈逼!你他妈不得好死!」柯玉律又粗又大的龟头狠狠地窜进

少女的花心,顶得她腟腔里的嫩肉和软骨纷纷退避,就好像要把她顶碎一样!

「给我闭嘴!」柯玉律一巴掌打断了少女的怒骂,「我请你吃饭唱歌好几回

你都爽约,你知不知道这学校没人敢放我鸽子!」他用力捏住少女红肿的瓜子脸

扳过来让她看向自己,少女肿胀的双眸依然满是泪水,杀人的目光化为利刃刺向

面前的恶魔!

柯玉律扼住少女的喉咙,下身的动作丝毫不慢,盯着少女 扭曲又倔强的表情,

继续说:「放我鸽子也就罢了,还拒绝我的表白,让我在学校那么没面子!林湘

啊林湘......你这不是活该吗?嘶......真他妈的紧。」

他又回头看向红了眼仿佛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林馥生,发出粉笔在黑板上摩

擦的笑声,刺耳又难听。

「哈哈哈......还有你林馥生,你他妈有啥好的?让我姐对你五迷三道的,在

我眼里你就是个屁,你连个屁都不如......顺子,刚刚这小子被爆菊的视频录好了

吗?」

叫顺子的红毛少年穿好裤子,拿起柜台上的dv调出刚刚录好的视频,边看边

美滋滋地说:「谢谢律哥,今天能让我得偿所愿......不过就干一次不过瘾啊,要

不?」

「哈哈哈,有这个视频,你以后想怎么干他就怎么干,视频好了给我一份,

我得让我姐好好看看,喜欢的男生被男人给干得嗷嗷叫的样子,哈哈哈哈......」

「啊,不行了不行了!这老娘们太有劲了!卧槽,射了!」

耳钉少年整根鸡巴没入妇人的喉咙,就剩一对长着稀疏阴毛的卵子在一抽一

抽,注入生命的精华。『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呕!呕!咕嘟......」妇人再干呕也无法呕出小畜生乳白的精液,不得不咽

下去......妇人被呛得泪眼涟涟,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惹得柯玉律再生淫心。

「把这个老娘们翻个儿,我今儿个要把这老骚逼的屁眼雏给破了!」说完,

他退出林湘的身体,双指伸进林湘的阴道中不住地抠挖,随着柯玉律的抠挖,大

量白色稠液被不断地抠出来,惹得林湘不住地痛苦呻咛。

抽烟少年此时已经恢复如初,鸡巴直指不堪疼痛而无法动弹的林湘,他小心

翼翼地问:「律哥,这小妞......」

柯玉律看都不看他一眼,蹲在林馥生面前,低声说:「把他嘴给我掰开。」

抽烟和红毛两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林馥生血淋淋的嘴掰开。

「啊——啊——」林馥生嘴被扒开,悲愤的怒吼怎么听都像是野驴在咆哮

......

「撑住了。」柯玉律直接把手里的精液塞进林馥生的嘴里!剩余的汁液都抹

在林馥生身上,又对林馥生啐了口唾沫,看着他蔑笑地说:「那小妞,只要不

死,随便玩。」

「好嘞!」抽烟的把烟头扔在林馥生瘦弱的背上,又重新点上根烟,兴冲冲

地奔向断了线的木偶般的林湘。

「咳咳,呸!不,柯玉律,你他妈逼的不得好死......」

刚刚承受吞人精液的耻辱,现在母亲和妹妹又要遭人奸污,林馥生涕泗横流

却无计可施,有气无力但无比愤怒地从嘴里一字一句地挤出恶毒的咒骂。

杀马特早退出来就把烂泥般的妇人翻了个身,给她撅起屁股摆好姿势,那浑

圆硕大的屁股刺激得柯玉律梆硬的大鸡巴跳了几跳。

他掰开妇人的丰臀,把规模不错的鸡巴头子对准妇人水淋淋的屄门蹭了蹭,

一挺身把鸡巴送进逍遥窟里进出几抽。

「你妈骚屄的嘬劲儿还真不小!」他忍住又热又紧销魂的包裹,把鸡巴退出

来,抵在她紫红的屁眼上,搅动着就想往里钻!

林馥生,不再反抗,而是无力地闭上了饱含热泪的双眼——他不想再继续看

下去。柯玉律往后瞅了林馥生一眼,大嘴一撇不满地说:「错过这出好戏可不行

啊,顺子!把他眼睛给我扒开!」

林馥生听闻开始拼命地蠕动和 挣扎,可顺子骑在他身上,一手死死薅住他头

发,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狠狠地撑开他的眼皮,强迫他面对他不想面对的事实!

他怒吼道:「我操你妈柯玉律!有种你就把我死!不然我一定死你!」

「别鸡巴吹牛逼了,雷子!别舔那小妞的屄了,血乎拉的不嫌腥啊!来,咱

俩一起操进去啊!」

「好嘞律哥!」雷子赶紧把鸡巴对准林湘的穴口,而林湘此刻俏脸如霜,双

眼无神,宛若死人。

「呜呜......啊!」妇人这时,凄厉地哭了起来!

「妈逼的哭什么哭!雷子,准备好了吗?」

「好了!」

林馥生用尽力气嘶吼:「操你们妈的!你们早晚下地狱!」

「一......二——三!」

「不!」

——————————————

林馥生躺在床上倒吸一口冷气,潮湿的冷汗快要把床单打透。昏暗的房间里,

他气喘吁吁地盯着乳白的天花板,忽然想起什么,费力往胸口一抓,摸到了一个

温暖的物件。

那是一块双鱼玉佩, 白玉圆雕,刻有眼、腮、尾、腹鳍等细部,精雕细琢;

鱼嘴用穿孔红绳系佩,首尾相连,与太极中的阴阳鱼相似,栩栩如生。

摸到它,林馥生才能确定,这一切都不是梦,他回来了,几乎每晚,他都会

梦到那天屈辱的场景。那些畜生们的嘴脸, 妈妈和妹妹受到的伤害,还有自己

......他深深地刻在脑子里,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随着呼吸和心跳渐渐沉稳,林馥生察觉到异样,低头往下一看,自己的夏凉

被上,顶起了个鼓包。他掀开被子,自己的鸡子赫然顶开裤衩的桎梏,傲然挺立,

又直又粗,活像个大擀面杖。

林馥生擤出鼻腔的热气,吞了口口水后,一手握住自己粗粗的肉棒子,一手

在鸡蛋大小的龟头上不停地搓着,回想着梦里那个丰腴的妇人,下身不住地挺动。

他没有想象那个噩梦般的场景,而是自己单独和妇人抵死缠绵:他伏在妇人

身上, 肆意吸裹揉搓那对白花花沉甸甸的奶子,肉滚滚磨盘大的屁股,被自己的

鸡巴和大卵子撞得啪啪作响!

妇人媚眼如丝,扭动丰臀迎合自己的抽插,她抬头索吻,两条舌头纠缠不休,

你勾我引,口中津液不分彼此,相濡以沫。

「妈......妈!」林馥生一声声低吼着,没过多久,一串串浑浊的白尿胡乱地

从他稚嫩的马眼里喷出来,窜得老高!待到马眼舒适的酸胀消失,他才长舒一口

气,胡乱地拿裤衩擦了擦,疲倦地瘫在床上,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他皱着眉头,微微梦呓道:「妈......妹妹,我一定......保护好你们。」

他睡着了,不知道卧室的门没关严,门缝后,一道丰腴的身影以隐藏在黑夜

里。她深深地叹了口气,便悄然离开门口,没几秒便返回来,蹲在地上细细地擦

着地上的水渍。

她一直擦,就好像那水渍永远擦不干净,不过了多久,她才站起身,朝屋里

凝望一眼,又怅然地叹了口气,才转身离开。

————————————

夏天给人们的印象,无非是闷热,还有潮湿。一阵云彩一阵雨,有时候说下

就下,赶上雨季一下好几天。

也不禁念叨,天忽然阴了下来,乌云沉甸甸的,就像是被打湿了的脏棉花,

就这样悬在人们的头顶,大有继续往下坠的趋势。

街上摆摊的小贩正着急忙慌地收拾摊子,没一会儿,一股凉风袭来,层云像

涂了黑漆的铅块,整块云团被缓缓地挪动。路上行人神色匆忙往回赶,不一会儿,

整条街冷冷清清,塑料袋们被凉风衔着,翩然起舞。

「湘湘,快点。」

一个身穿鹅黄裙的成熟少妇,脚踩浅褐矮跟凉鞋,手提两大包裹轻盈地迈着

小碎步往前赶,还不忘催促身后的少女。

「我跟着喔,妈。」身后那个粉半袖白短裤的清新少女也提着两大包东西,

跟在 妈妈身后。小姑娘有点小喘,脑门、鼻头、鬓角、耳后都是小汗珠,香汗淋

漓。

两人一路颠颠跑跑,半盏茶的功夫就跑到一个学校旁边,距离学校一百多米

的地方,有个小门市二层小楼。一楼是个超市,卷帘门正关着,上面有块蓝底淡

黄字的牌匾,写道:悦洪超市。

母女二人跑进门市左侧的胡同口绕到后方,一楼有个后门,不过也被一扇小

卷帘门挡住,门前两米处有个锈红色的铁皮外跨楼梯,衔接二楼,两个人脚前脚

后登上一踩就叮当直响的楼梯,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双层防盗门。

一进屋,少女疲惫地长呼一声,粉嫩的小脚胡踢乱踏,两只鞋 自由地飞向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