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被狐妖抓住的人类雄性 > 【被狐妖抓住的人类雄性】(完)

【被狐妖抓住的人类雄性】(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方碑之影

2022/11/16

夜晚的山林并不宁静。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top草间虫鸣此起彼伏,风中枝叶沙沙轻响。不知何处水

珠滴落深潭,叮咚一声散开,遥远山丘狼群长啸应和,此起彼伏回荡。在人迹鲜

至之时之地,天地莽荒间自有一番独特的繁华喧嚣。

嚓,包铜木质鞋底踩断小腿高的草茎,碎裂露珠洒在牛皮靴面上。身穿 皮甲

的青年借着山岩与乔木的掩护,悄然闯入了山虫林兽的领地。

一手虚搭剑柄,一手捏着几张符纸,眼中滴入的药水让黑夜变为白昼。年轻

的猎妖人全神贯注警戒着四周,将脑中情报与眼前线索一一对应:五天前,一群

樵夫上山砍柴,下山时少了一个。后续搜索仅仅带回半只破烂的沾血草鞋,有人

说看见了一闪而逝的诡异人影,人影身后拖着蓬松的白色尾巴。

结合目击者的描述,草鞋的撕裂状况,还有前几天的实地考察,猎手已经确

认了这次的目标是一只狐妖。但直到看见面前沾在树干上,似头发又像兽毛的一

撮白色毛发,他才真正放下心来——狐妖一般是幻术与魅惑的好手,而搏斗方面

则有所不足。为了这次狩猎,青年已经把大部分护符都换成了精神守护型,携带

的药物也作了调整。 如果他的判断有误......牺牲了许多防御力的蠢货猎妖人是个

皮薄肉多的上佳猎物。

药草腌制的橄榄在口中漫开苦涩清凉的滋味,让他精神集中思维敏捷,更容

易抵抗幻术的影响。既然发现了毛发,自己基本已经进入了对方的活动范围,正

主随时可能出现。这时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仔细捕捉每一丝微小的征兆,提防

任何潜在的袭击————尤其是现在,虫嘶兽语俱寂,惟余夜风呼啸之时!

旋身挥剑出鞘,森然利刃与雪白兽爪相交。一击失手的身影抽身疾退隐入林

间,几张符纸紧随而至,爆发的雷光与火焰摧毁一片灌木。

风声也不知何时止息,月光与阴影寂静地交杂错落。

确实是狐妖没错,但是......青年调整了防守架势,确保自己能向任何方向迅

速出剑。流动的灵力在体表凝聚,仿佛为猎妖人构筑了一套荧光的甲胄。一组符

纸在数尺外绕猎手盘旋,警戒着任何侵入圈内的行动。重重守备下青年皱紧眉头,

眼中惊诧之色一闪而逝。

力气,力气太大了......

正常情况一只狐不过十五斤,就算妖化,体重与力量也逊于同体型的人类。

何况其天赋法术和 传承 记忆多与精神相关,这些家伙也不至于闲着没事修炼近身

格......

攀于树上的黑影无声飞扑而下,双瞳在 夜色中曳出两道金红尾迹。锋锐的爪

尖寒光幽幽,挟腰力与坠落之势直取猎妖人后颈!——锵!青年狼狈地滚倒在地,

持剑的手颤抖不休,黑影压抑地低声痛呼,纵身一跃急袭再至。皮靴踢起一蓬碎

土,猎手借蹬踏之力连连后撤,兽足踩出两排凹坑,狐妖凭突袭之速步步紧追。

符纸纷飞,张张直逼妖兽,白狐腾跳,每每惊险擦身。

一团雷火爆发在战场远处,另一团却在狐妖身侧几丈轰然炸开。冲击波下银

白发丝拂上秀气的脸颊,摇曳光中金红眼眸闪着专注的神色。青年在狩猎狐妖,

狐妖又何不是在狩猎青年?惟当二者之一倒下,才能分晓谁是猎手,谁是猎物!

飞来的好多小纸片只有寥寥几张会真正爆炸,但自己不得不对每一张抱以警

惕,何况肚子被划了一道现在还在疼......若是平时,面对如此硬骨头白狐早已放

弃。但猎食者的直觉让她牢牢锁定眼前的目标:挨上两爪还活蹦乱跳,这家伙肯

定很顶饿!比上次那条黑皮白花大蛇还顶饿!而且最近自己......

漫天飞纸中狐妖灵巧穿身而过,一张毫不起眼的雷火之符却诡异地折转 轨迹。

零距离爆轰盖过惊叫遮蔽了视线,另一张符纸飞出腰包击向了白狐。一团凝胶般

的气云嘭然弥漫,气云中散布着点点星样莹光。被笼罩的爆炸烟团猛地一滞,连

同其中的狐妖都仿佛陷入了糨糊。墨色双瞳骤缩,左手重重拍上身旁树干,猎妖

人身形一弹变退为进。周身灵光煌煌怒放,炽白剑刃直刺前方。撕裂粘稠的气云,

穿透浓密的烟尘——刺中了!

烟尘深处陡然亮起两点金红,宽大毛茸的尾巴一甩将剑尖荡开。燃着金白光

焰的利爪划开气云抓向空门大开的猎物,同样被阻碍行动的青年只得勉强收剑回

防。一击不中狐妖反爪扣住猎妖人手腕,另一只前爪拍向面前的头颅。千钧一发

之时胶状气云悄然消散,猎妖人猛地偏头躲过凶险的攻击,不顾哀鸣抗议的肩膀,

左手摸出一把匕首撩向狐妖心口。然而狐妖就地一滚前肢一挥,青年被抡起又重

重砸在地上。护身灵光闪动几下不甘地熄灭,身躯再次飞起然后狠狠摔落。最后

映入他眼中的,是翻滚的树梢与大地。

......

呜......呃......

头痛......

肩膀也痛......全身都痛......

眼前光景摇摇晃晃看不真切,钝痛与疲惫如巨石压住四肢。直到耳中嗡鸣渐

退,青年才慢慢清自己的处境。

......狐妖笑眯眯托着下巴趴在他身边,两只金红色大眼睛直勾勾看着他。

「噫!」反应过来的瞬间,一个激灵从尾椎传上大脑。青年条件反射地发力

欲逃,然而全身肌肉就像老化的生胶一样僵硬迟钝。最终他只是蹦哒了几寸就瘫

回原地,摇摇头苦笑着叹了口气。

狐妖愣了愣,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笑容意外的很清澈单纯。耳朵轻轻抖抖,

毛茸茸尾巴 啪嗒 啪嗒甩来甩去,好像要说什么话又硬生生慾了回去,只是眨巴着

眼睛盯住他看。

被这样近距离注视让青年有些不自在,尤其是面前的少女正打算把他装进肚

子——「对人类一见钟情」这样的桥段会发生在一只连化形都不完全的妖物身上,

经验丰富的猎妖人小哥可完全不相信。何况这位白狐妹子前几天刚拿一个倒霉蛋

祭了五脏庙......青年微微偏开头,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里应该是个天然山洞。岩壁被仔细抹上灰泥和树脂,填平了裂缝与凹坑。

洞内环境 温暖干燥,空气清新,只是门口隐隐传来标记领地的气味。墙上悬着两

条吃剩的萤鱼骨,发出微弱稳定的辉光。身下软和的触感是码好的干草覆上几层

厚布,布料可能来自山下的村庄。洞穴深处扯开一条长绳,挂着几只风干的山鸡

野兔,还有,呃,一截人类的小腿......

收回视线,狐妖仍然目不转睛——这或许已经称得上视奸了。非人少女舔舔

嘴唇,闪烁的瞳中溜过一丝促狭笑意。可能她只是想观察自己的反应?毕竟狐类

有玩猎物的习惯......

「看来......在下已经死定了,对吗?」

咽下口唾沫,闭眼深呼吸,犹豫了片刻青年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无力。一股奇

妙的解脱感涌上心头,就好似卸下一个千斤重担,四肢百骸也变得沉重而放松,

惬意的困倦在脑海中盘旋回荡,接下来大概是咽喉被咬穿,血管被撕断,意识随

着生命的流失而渐渐熄灭......怎么样都好,已经无关紧要了......

这并非什么法术的效果。猎妖人一直是个高危职业,死亡的风险如影随形。

为了活着拿到每一份佣金,时刻紧绷的神经必不可少。然而现在伤痕累累的身躯

早已回天乏术,所有紧张和防备都失去了意义。当早已习惯的压力骤然消失,毫

无道理的放松与安心冲淡了本应到来的绝望,淹没了青年的灵魂。

......更何况死在这样一个可爱女孩子口中,总比被凶神恶煞的猛兽吃掉幸运

一点吧?

「没错没错!所以选吧~是想被我吃进肚子,还是想......」

「......被我榨~干~哪~?」

唉?

青年话音刚落,白狐少女迫不及待脱口而出,看她兴奋的神色似乎早就想如

此发问。『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耳旁暧昧发言与颈侧暖湿触感在心头轻轻搔爬,让亮出咽喉闭目待死的

猎物小哥浑身一颤。

温润的小舌从侧颈缓缓上滑,最终停于唇角调皮地打转。灼热气流拂在脸颊,

轻柔喘息钻入耳孔,青年睁开眼,湿润的金红色眸子重新出现在视野中。

平心而论,面前的狐妖少女确实长得挺可爱:与人类别无二致的面庞清秀中

藏几分英气,一对金红竖瞳发散着神秘的诱惑。右颊两道爪痕并未成为瑕疵,反

而带来一种独特的野性魅力。小巧的琼鼻挺拔优美,淡红的唇瓣晶莹柔嫩。银色

发丝零乱不羁洒在肩头,毛茸兽耳精神奕奕立于头上。纤细秀气的颈项优雅如天

鹅,雪白洁净的肩膀光泽似珍珠。 一抹月光色肌肤凸显着引人遐想的锁骨轮廓,

两只盈盈一握的娇乳紧贴在......在......

青年这才注意到自己近乎不着片缕,只有几块碎布可怜兮兮挂在身上,无声

控诉着白毛野兽的粗暴行径。白狐少女双乳压住赤裸的胸膛轻磨缓蹭,小嘴啊呜

一下吻住了身下猎物的唇。被一连串突然袭击得不知所措,青年的身体不由自

主起了反应。充血的下身抵上狐妖弹性十足的大腿,阵阵酥麻顺着脊椎溜进脑髓。

大腿上半截触感光洁丝滑,轻轻摩挲着雁首,向下则逐渐过渡成蓬软的皮毛,微

微搔着茎身。黑色双眼泛起水雾,断续呻咛溢出口间。这到底是怎——深吻以

一段绵长的吮吸收尾,少女的柔唇「啵」地离开。灵巧的舌尖挑逗般转动,拉断

一缕晶莹的唾液细丝。青年好一会才将喘息平复,涣散的视线也终于找到焦点。

看着眼前轻舐嘴角的少女,心中疑惑的他开口发问。

「为什么?在下明明已经......」

是啊,为什么?」榨干」原是某种植物诱捕昆虫的手段,让猎物在剧烈快感

中丧失对身体的掌控,任凭最后一点养分被嘬饮殆尽。有人受其启发创造了法术,

用来让目标毫无抵抗地奉上生命。然而自己......骨裂肌伤,经残脉断,连抬下胳

膊都勉强啊。

这只狐妖......这么麻烦做什么?

「春天啊,春天到啦!但是没妖化的雄性认不出我是 同类,妖化的又看不上

我,嘁~」白色狐耳无精打采地耷下,但很快又立起来抖了抖,「不会幻术又怎

么样?照样能抓到吃的......交配什么哒,个人类发泄下也凑合啦!」

呃......

「所以快点选吧!想被吃掉还是榨干~?」狐妖少女将面庞凑近,不加掩饰

的欲火自眼中透出。鼻尖贴着鼻尖,湿热饥渴的吐息撞在青年脸上。毛茸茸兽爪

向雄性的器官探去,软弹的肉球滑过小腹抚上微微跳动的肉茎,「反正你都要死

掉啦~就跟我来几发爽爽吧~?」

「抱歉......恕在下拒绝......」

「唉唉?!」

「万一阁下食髓知味,以后一发情就去抓人类,那岂不是在下造的孽?」青

年微微偏头,躲开狐妖炽热的视线。

「呜......」白狐少女不满地咕哝着,双股夹住身下俘虏的大腿焦躁地扭动。

微微翕动的花瓣蹭来蹭去,在青年皮肤上抹开一片淫靡的痕迹。贪婪的唇舌时而

舔舐颊腮,时而轻咬耳垂,一寸不落地品尝战利品的滋味,「那种事怎么都好啦~

反正又和你没关系...等等我为啥要征求你同意?区区猎物而已还不是任我宰割!」

「敢情刚才的选项只是在忽悠吗......」任狐宰割的猎物有气无力地抽了抽嘴

角。

「刚才......刚才我......只是问你『想』怎么样!没错哒!我可没说一定会同

意!」猎食者小姐眼珠咕噜一转,像是得意于自己的小聪明般嘿嘿一笑,「所以

你就乖乖从了我吧~!」

握住下体的柔弹兽掌突然加大了揉捏力度,青年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舒爽低咛。

狐妖调整姿势骑坐到青年腰上,修长有力的双腿夹紧胯下无力 挣扎的身躯。脸上

带着恶作剧得逞似的坏笑,银色的少女微微俯身,用白晢小腹沉重而绵长地压蹭

青年的敏感之处。一下,两下,肉茎刚在它主人的喘息声中溢出几点液滴,就被

饥渴的雌狐迫不及待地吞入湿黏狭热的花径。

灼热,深邃,紧致,柔嫩,细密的皱褶,稠滑的爱汁,似是在吸吮,如同在

咀嚼,仿佛泥沼令人深陷,又像熔炉熊熊燃烧。随着少女娇躯起伏摇曳,醇酒般

美妙滋味在青年脑中漫开。双掌撑住床单,狐妖肆无忌惮扭动着身体,碾磨般蹂

躏着猎物的下身。灵活而充满力量的腰肢狂野地舞动,尽情释放着高涨的 欲望。

啪滋啪滋水声随爱欲的粘液一起溅出幽穴,为燃起的淫火再添一把柴薪。

「哈啊~哈啊~哈啊~果然~果然感觉~超棒哒~继续~继续啊~~今天~

哈啊~今天绝对~要把你吃干抹净啊啊~~!」

白狐少女双眼微闭扬起头,惬意迷醉地低声呻咛。诱人身姿居高临下挡住光

线,得意洋洋彰显着自己的支配地位。少女先是紧贴青年小腹前拉腰胯,让敏感

的玲口斜刮肉壁。快拔出时花唇突然收紧,咬住雁首顺势一扯,令肉茎条件反射

地颤抖。同时紧绷的双臀从青年身上抬起,达到最高点时再狠狠坐下,幽径猛地

吞没茎身。起伏抽插一遍遍循环,将快感一下下泵入双方骨髓。有时狐妖少女还

会以腰画圆,用青年的硬物在体内搅动。交合动作张扬狂放毫不温柔,甚至可以

说是单方面强行侵犯。然而就是这样的粗暴对待,反倒让「受害者」莫名感到一

丝兴奋——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握于掌心,这种处境让人本能 地心跳

加速?

沉浸在快感中,青年放空了意识,安心享受这最后的欢愉。在伤势允许的范

围内,主动配合起少女的攻势。双手扶上匀称健美的大腿,腰部迎合着轻轻挺动。

不再抑制的呻咛声让狐妖少女的情欲火上浇油,腰肢的摆动也更为激烈起来。淡

淡辉光映着活泼身姿与飞扬发梢,在某一瞬间突然击中将死之人的心房。

她真美啊,青年这样想着。还能再奢求什么喔?有幸寿终正寝的猎妖人本就

寥寥可数,葬身利爪獠牙之下才是司空见惯的终结。相较而言,自己的遭遇已经

足够令人羡艳。在狩猎的对决中无可争议地落败,又是以如此甜美的方式步入死

亡,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太多遗憾与不甘了吧。

「咿嗯——!」

修长双腿夹腰力度一下子加大,布帛断裂声从攥紧的兽爪下传出。白狐少女

身躯反弓出一道野性而优美的弧线,过电般颤抖从尾梢窜上耳尖。蓬松的尾巴唰

地绷直,上面柔顺雪白的长毛也根根竖立。绵密紧致的膣道急切地抽搐收缩,贪

婪地吮吸挤压内中肉茎。流溢于青年周身的甘甜终于被娇声与柔穴引爆,巅峰愉

悦随着酣畅淋漓的释放而到来。单纯原始的幸福挤压揉捏着大脑,酸麻舒爽的浪

涌回荡冲刷着身躯,思绪在蔓延的快感中渐渐淡化,如同溶解在 月色里的星光。

啊......

意识仿佛陷入一团松软棉花,高潮过后便是惬意慵懒的疲惫。麻木的凉意仿

佛章鱼的触须,温柔而坚定地缠上四肢。趴在胸膛上的少女满足地轻哼,声音却

似雾中的烛火恍惚遥远。蜜糖般浓稠,丝缎般光滑的黑暗缓慢安静地吞下视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