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月落美人行 > 【月落美人行】(08)

【月落美人行】(0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太上真人

2022/11/21

第八章:比武

梁王府一处空旷的 庭院中,此时正传来一阵阵打斗声,只见宗政元恒伫立庭

院中间,十数名全副武装的武士接二连三扑向他。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01bz.cc

然而,宗政元恒的身影鬼魅般闪动间便将之全部躲了过去,竟无一人能摸着

他的影子。

此时,站在台阶上的褐衣老仆拍手赞道,「世子果真是天资聪颖,修习移形

换影大法,只用了月余时日便将小成!」要知道这门身法极难修习,寻常人便是

钻研数年也不见得能有所收获!

宗政元恒却是有些不满,他道,「可惜,我一息之中只能瞬移一次,而且每

次瞬移超不过十步,距离身随神动,咫尺千里的境界还是相差太远!」

褐衣老仆闻言轻笑道,「世子对自己太过苛刻了,咫尺千里的境界古往今来

也未见几人能练成!」

宗政元恒也知道这一点,当即点了点头。

他走到一旁的石案,上面摆着十数本武学秘籍,分别为空寂掌、炼金手、浑

身如意体、摄神目等, 如果有武林中人看到这一幕,定会瞠目结舌,因为这些武

学秘籍无一不是威名赫赫,武林中人但凡能学会其中一种,足可横行江湖!

然而在这里,它们却被随意地摆放在一起。

宗政元恒随意翻开空寂掌的秘籍,他看后,神意一动,跃到最高处,猛然凌

空拍出一掌!

只听「嘭」地一声响动,好似晴空霹雳,正对着他的墙壁上随即陷出一道手

印。

宗政元恒眉头一皱,空寂掌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威力!

这时,台阶上的褐衣老仆开口咛道,「身似金桥架虹霁,气出如龙破陈关。」

宗政元恒一听,立即醒悟过来,他再次跃身而起,身架金虹,内力磅礴而出,

只听沉闷无比的一声巨响。

「嘭!」

那道石墙竟然被打得乱石穿空, 如果换成真人,恐怕此刻已是粉身碎骨。

「多谢屈老指点!」宗政元恒拱手谢道。

褐衣老仆连连欠身道,「此乃世子苦学所致,老朽不敢贪天之功!」他的模

样甚为恭敬,不敢有半点逾矩。

宗政元恒却没有丝毫轻视,屈老虽然是奴仆,但武学修为却极为高深,至少

他现在远远不是对手。他心里估摸着,屈老的武学修为至少在七级以上。

眼见时日还早,宗政元恒便将案上罗列的武学秘籍一一演练了一番,有了至

阳神功的帮助,他的内力可谓是生生不息,连绵不断,足以支撑他练功挥霍。

再加上有屈老在一旁的指点,他修炼起来可以说是事半功倍,只用了三个月,

在这些武学上他便登堂入室,小有成就。

正当宗政元恒结束一天的修炼,抚平气息时,云娘走了过来,万福道,「世

子,今日平南侯世子李伯言将在家中宴请世家子弟,号称青萍宴,凡长安城中六

品以上官员的子弟都在受邀之列。」

宗政元恒整理了一下衣袖问道,「也邀请我了吗?」

云娘回道,「王爷已经替您接下了请帖!」

「哦?」宗政元恒一个挑眉,却是有些不解,长辈们不是都很厌恶这种世家

子弟间的嬉游玩乐吗,生怕自己的后辈染上什么坏习惯,怎么父亲还一个劲地把

自己往外推喔?

云娘解释道,「李伯言有好客敬贤之名,举行的宴惠风评很高,本意是让世

家子弟间相互认识,顺便撮合世家子女间的婚事!」

原来还有相亲的意味在里面,宗政元恒哑然一笑。

云娘继续道,「听说此次宴会,秦王世子皇甫玉龙和赵王世子宋义也会出席!」

宗政元恒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待会儿我便去一趟,把请帖给我吧!」

云娘递上精美的请帖,宗政元恒接过打开一看,只见字体完全是用鎏金书写,

「谨恭梁王世子大驾光临!」

「不愧是世家子弟,竟这般豪奢!」他摇头慨叹道。

宗政元恒起于寒末之中,养成了坚韧朴素的性格,在他眼里,这种豪奢除了

涨涨脸面,一点意义也没有。

云娘犹自未闻,道,「奴婢这就下去准备车驾!」

宗政元恒却是一个摆手道,「不必,我一人前往即可!」

「可是世子......」云娘正准备说这不符合他的身份。

宗政元恒当即打断她的话语道,「没什么可是,我一人前往便可!」他对这

种前呼后拥的感觉最为不喜。

「是~ 」云娘不敢反对,只好退了下去。

宗政元恒当即换了一身衣服,出了府门,骑上坐骑,便朝着平南侯府而去。

此时的平南侯府外,车轿如云,豪仆成群,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华服少年和

轻著红妆的世家小姐络绎不绝,看羡路人。

平南侯府大管家李福迎来送往,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碰上家世显赫的世家

子弟他立马上前嘘寒问暖,为其引路,唯恐怠慢了其人。

可要是碰上了一般的官宦子弟,那就只能怠慢一二了,让其随意找个位置坐

下,没办法,谁叫我们李大管家这么忙喔?

一阵马嘶声响起,李大管家抬头一看,只见一位器宇不凡的轩昂少年翻身下

马,将缰绳扔给迎上去的下人,缓步来到他的身前,递上请帖。

便是李大管家迎来送往这么久,见了少年的相貌也不由惊叹连连,但奈何李

大管家根本不认识这个少年,以他在平南侯府二十余年经历,他不认识此人只有

一个原因,那就是此人家世太低,李大管家没功夫结识此人。而且此人只身前来,

着实不像是世家大族子弟的风范。

是以李大管家连请帖看也不看,便随手指了一个一般席位,又继续迎候前来

赴宴的世家大族子弟。

宗政元恒心中一尬,只能收起请帖,进了府门,默默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他大致看了一眼,宴会的席位好像被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上宾席,在玉台之

上,只摆了屈指可数的几个席位。第二类是贵宾席,在正堂之前,数目不多,但

也有几十个。

第三类就是他所坐的一般席,分置 庭院两旁,足有上百个。

宗政元恒刚入坐不久,身旁的席位便来了一位身着绿裳的少女,头戴一只木

钗,容貌清丽,身后跟着一名圆脸丫鬟,模样也甚是俏丽,嘟着小嘴,一脸的不

乐意。

「这位 公子,不知这个位置可有人?」绿裳少女指着宗政元恒身旁的座位问

道,举止甚是有礼。

宗政元恒微微低头道,「并无他人,小姐入座便是!」

他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圆脸丫鬟直道,「小姐,你和他说这个做什么,这种

席位都没写名字,谁坐都一样!」

绿裳少女顿时有些生气地看了她一眼,圆脸丫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退至一

旁低着头看着脚尖。

「 公子还祈原谅,小妹的下人有些不懂规矩!」绿裳解释道。

「无妨!」宗政元恒摆手笑道。

绿裳少女见这位同龄人英武不凡,有意结交,但奈何男女有别,她着实不好

首先开口。

绿裳少女乃是礼部郎中崔扬之女崔鸳,其父只是一名从五品的官员,位居此

间,可以说是末流了,要知道此次宴会的邀请范围乃是六品以上官宦人家的子弟。

要是放在以往,崔鸳是绝不会来自取其辱的,但现在却是 不同了。她的生母

早逝,父亲又另娶了继母,随着她渐渐长成,她在家中的日子便更难捱了。

继母生怕她嫁人分走家产,是以想方设法地想把她嫁出去,最好不要嫁妆。

前番继母为她罗织的几桩婚事尤其让她心寒,男方大多都是继母娘家的无赖子弟,

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崔鸳与继母吵过几次,见父亲左右为难,便下定决心要把自己及早嫁出去,

此次来参加平南侯世子主持的宴会,便是想着能认识一二良家子弟。

这名英武少年的模样倒是颇合她的心意,只是身份离她的预想却差了一些,

坐在一般席位的人,家世绝然超不过四品。

她虽然没有门户之见,但也认为只有上三品的世家子弟才配得上她的冰雪之

姿。

正当崔鸳暗自思量的时候,一名下人高声唱道,「秦王世子皇甫玉龙到!」

宗政元恒所坐的一般席位中顿时一阵骚动,三三两两的声音响起,「想不到

这一次秦王世子皇甫玉龙竟然前来赴宴,他不是在北军参军吗?」

「嘿嘿,你不知道吗?下个月秦王皇甫瞑过五十大寿,皇甫玉龙特意回来给

父亲祝寿喔!」有人小声道。01bz.cc

话音还未落,宗政元恒便见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大步而来,在平南侯世子李

伯言的带领下,走到玉台上的上宾席上坐下,其人大概二十四岁左右,盛气凌人,

身后还跟着几名随从。

其中一位身着灰布衫的中年男子尤其让宗政元恒注目,此人虽然相貌平平,

但吐息之中好似夹杂着风雷之声,宗政元恒估摸着对方的武学修为应在七级以上,

否则绝不会有如此威势。

不愧是秦王世子,竟然只是一名随从就有如此修为!

席中有少女看着皇甫玉龙小声道,「不愧是秦王世子,果然仪表不凡,我如

果能嫁给他,以后回娘家,肯定羡煞家中姊妹!」

「嘿嘿,也不看看你父亲品阶,区区四品官之女,怎么可能配得上王侯之家!」

另一位少女以袖掩嘴嘲道。

一旁的崔鸳闻听后,见二人如此直白,也不由羞红了脸颊,便是身后的圆脸

小丫鬟也暗啐了一声,心道好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家相貌。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高唱道,「赵王世子和霜雪 郡主到!」

众人目光齐齐朝大门望去,只见一名玉树临风,手持玉笛的青年踏步而来,

身旁紧紧跟着一名羽衣少女,煞是可爱。

「想不到赵王世子宋玉竟然带着自己的妹妹宋霜雪来了!」旁人低声道。

方才还在争论嫁给秦王世子皇甫玉龙的两位官宦小姐此时看向赵王世子宋玉

的眼中一片桃花,早已把刚才的话语抛到脑后。

便是宗政元恒身旁的崔鸳此刻也是美目连连,宋玉不仅家世高贵,更有美君

子之誉,试想如此人物又怎教待字闺中的少女不动心喔?

「皇甫兄有礼了!」宋玉来到玉台上,抬手问候道,身旁霜雪 郡主亦是欠身

一礼。

「宋兄客气了!」皇甫玉龙同样抬手示意道,二人同为亲王世子,在某种程

度上说,颇有一股惺惺相惜的味道在里面。

宋玉刚刚携妹妹入座,门外便响起一道略显粗鲁的笑声,他抬眼看去,只见

一个身材高胖的胖子紧步而来,身旁同样跟着一名黄裳少女,唇红齿白,天真烂

漫。

宋玉心中暗哼一声,似对其人颇为不喜,他转头看去,只见一旁的皇甫玉龙

同样如此,面露鄙夷。

宗政元恒居于下位,一旁的议论声纷纷入耳,不一会儿,便明白了此人的身

份。

此人乃是丞相谢渭之孙,豹韬卫大将军谢权之子谢蕃,身旁的黄裳少女乃是

其堂妹谢凝儿。

平南侯世子李伯言不过二十多岁,同样是身材微胖,富态满满,他听闻后,

急忙出来相迎,将二人引至上宾之位。

本来二人是不够资格坐在这里的,但丞相谢渭统揽朝政,大权在握,便是一

些王侯也颇为忌惮,是以无人敢质疑。

「两位世兄、霜雪妹妹有礼了!」谢蕃颇为滑稽地拱手作礼道。

「不敢!」皇甫玉龙和宋玉不冷不淡回道。

谢蕃虽然外表粗愚,但内心却是极为精明,见二人不冷不淡,便呵呵笑了一

声,带着自家妹子入座。

就在众人以为赴宴之人俱已到齐时,一名管事慌忙冲了进来,高声唱道,「

清河公主到!」

场中顿时哗然,原本以为此次宴会有秦王世子、赵王世子和霜雪 郡主到此,

便已是隆重无比,谁料想清河公主竟然会屈身到此。

不一会儿,便跑进数名小宦官,怀抱红色绸缎,沿着过道铺垫起来。

一名身着金色丝裙,圣洁无比的少女缓步而来,白纱蒙面,难见容貌,但朦

胧间依稀可见倾国倾城之色。

崔鸳只是看了一眼,便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周旁之人纷纷俯首,不敢抬头冒犯天颜,「见过公主殿下。」

「各位不必多礼!」一道轻灵的语声响起,彷如鸟鸣幽涧, 雪落松林。

「太子哥哥今日本打算亲身赴宴,但父皇突然遣人考问功课,太子哥哥脱不

得身,便命我代他一行,还请各位不要拘束。」清河公主道。

「谨遵公主谕命!」众人齐声道。

玉台上的皇甫玉龙、宋玉、宋霜雪、谢蕃、谢凝儿等人亦是起身相迎,将清

河公主引入最中间的位置坐下。

平南侯世子李伯言见时辰已到,挥手示意下人闭上府门,乐师们也开始奏乐,

宴会正式开始。

一队 舞女联袂而至,翩翩起舞,一时间觥筹交错,交杯换盏,好不热闹。

如此盛宴,宗政元恒却没什么兴致,不过逢场做戏而已,如有选择,他还不

如呆在府中,或是练武或是与清荷姐和浣珠几女玩耍。

此时酒过三巡,几名小有才气的世家子弟,开始卖诗文。

不过在宗政元恒看来,却是无痛呻咛,言之无物,不外乎悲春伤怀,感叹时

光易逝。

话说,你既然知道时光易逝,那还跑来参加这个宴会干什么?

坐在上宾席上的秦王世子皇甫玉龙乃是边疆悍将,向来看不起这些腐朽文士,

他听了几句,便知这些书生又在卖诗文,脸上不屑之色更盛三分,眼见又有一

位世家子弟站出来,他猛然一拍桌子,勃然怒道,「不要念了!」

宴会中顿时一片寂静,乐师停下手中的乐器, 舞女们纷纷退至一旁,便是赵

王世子宋玉和谢蕃也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他。

「国家不幸,竟然养了你们这群废物!」皇甫玉龙起身对着那几名世家子弟

怒道。

「北戎人时时侵扰北关,我北军将士日夜厮杀不断。而在南边,南唐人与我

南军将士隔江相望,似有吞并我大靖之意。可你们这帮书生,不知报效国家,反

而整日嬉游无度,真是可耻!」皇甫玉龙大声斥道。

其人言之凿凿,大义凛然,便是一旁的清河公主看了,也不由目露殊色,忖

道,「难怪父皇曾说我这一辈虽然英才不少,但要说成就最大的,还得看皇甫玉

龙。」

崔鸳身后的圆脸小丫鬟更是看得美目连连,语带期望道,「小姐, 如果秦王

世子将来做了咱们家的姑爷,给那个女人十个胆子也不敢欺负咱们!」

崔鸳听了面色一羞,却也不言语。

场中之人却未必都如同她们所想,当下有人出声讽刺道,「既然你看不起我

等,那又为何与我等为伍喔?」

众人闻言微讶,这是谁啊?敢这么和皇甫玉龙说话,难道不知道皇甫玉龙从

军前便号称长安小霸王?不知多少世家子弟在他拳头下吃过苦头。

众人寻声看去,见此人稳坐贵宾席,正自顾自酌,神色 坦然。

「是征北将军贺易之子贺均!」有人小声道,当下众人释然,要知道这两位

从小到大都不怎么对付,哪怕是从军后也摩擦不断。

这不仅是因为二人不和,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贺均之父征北将军贺易乃是梁王宗政长玄最为倚重九员大将之一,而秦王皇

甫瞑向来与梁王宗政长玄不和,双方关系僵硬,父辈的恩怨延续到了下一代自然

就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很好!」皇甫玉龙冷笑一声,他看向贺均道,「姓贺的,你别在这里冷嘲

热讽,有本事咱们手下见真章!」

「能与秦王世子一战,在下求之不得!」贺均话是说得很恭敬,旁人听起来

却是讽刺无比。

皇甫玉龙大怒,当即飞身而下,来到宴场中,一挥衣袍道,「且让我来领教

你的高招!」

「哼!」贺均冷哼一声,也是挺身而出,当即与他战至一处。

宴会里也有些武道之士,不一会儿便看出二人修为底细,皇甫玉龙已然达到

四级大成,而贺均却稍逊一筹,只有四级中阶。

只见皇甫玉龙出手迅捷无比,声势不小,反观贺均虽然身手不错,却无应对

之法,不一会儿,便尽落下风。

「奔雷手?」宗政元恒眼睛微眯,一下子便认出皇甫玉龙施展的武技。

这门武学也是不凡,乃是北地江湖高手伍天雷的成名绝技,想不到皇甫玉龙

竟然有所涉猎,看来此人机遇不凡啊!

以二人眼下展现的功夫,宗政元恒估计,贺均绝对撑不过三十招!

果然,二人交手第二十七招时,贺均收手不及,露出破绽,皇甫玉龙当即雷

霆一掌,拍在贺均胸口,打得其人吐血而退。

正当皇甫玉龙上前正欲给他一狠招的时候,又有一人站出来,替贺均挡了一

招。

皇甫玉龙看了一眼此人,寒声道,「柳述,你要替贺均出头吗?」

只见出手之人,身着青袍,一副飘然世外的模样。来人正是平西侯柳疾之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