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清纯道士小道士在魅妖“妈妈”的丝袜下逐渐破功 > 【清纯小道士与千年魅妖】:师徒情变

【清纯小道士与千年魅妖】:师徒情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yken(茉莉)

2022/11/20

月荷消失,叶茉在地上躺了许久,一直到窗外月光将霞光掩盖,晚风吹拂过

遍布缠绵痕迹的身躯,竟生几分凉意,少年长叹了一口气,终是从地上爬了起来,

望着窗外的月光,回想起自己初入门时师傅的模样,不喜言语,生人勿近,却有

着特殊的温柔,独属于自己的一份温柔。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me

那日夜晚,月光好像也是这般明亮,人人都说太阳 温暖。可叶茉偏喜欢月亮,

看似清清冷冷,却总是在暗处把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世界给照亮,这份温柔与清冷,

和师傅很像,所以,叶茉喜欢月亮,尤其是月圆的时候,这一天,他失去了至亲,

又遇到了至亲。

那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家里突然遭到歹徒劫掠。然而一贫如洗,隐修于山林

里的家庭哪有半分钱财?于是,红了眼的歹徒便将家里人杀的干干净净,以为灭

口。

当杀红眼的匪徒正要举刀砍向年幼的自己时,一位仙子从天而降,一席白衣

胜雪,纤纤玉手持握名为「飘雪」的长剑,一记上挑将屠刀裆开后布鞋轻蹬了屠

夫一下,借着半分力后仰空翻,将满身是血的孩子护在了身后,举止极为优雅,

曼妙身姿仿佛跳舞一般美丽动人。

香风阵阵飘向不停发抖着的少年,那一瞬间,被惊恐塞满的心悄然腾出了一

条缝隙,为眼前的人跳动了几下,只是因为过于悲伤,并未有所察觉。

叮的一声响,沾满 鲜血的屠刀以掉落在地上,原先满目狰狞的歹徒被瞪得倒

退几步,双手被震得不停颤抖,看似轻柔绵软的格挡,其中蕴含的内力几乎要将

他的手掌给震碎,脸上再无半分狠戾,血色被雪色所更替。

哪怕再蠢再蠢的人也明白,眼前之人,绝非凡夫俗子,歹徒狠狠咽了一口口

水,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用力给从天而降的那名仙子磕着响头,模样 十分虔诚。

然而,虔诚背后,却刚尽力一场残忍屠杀。在他身边仅有半寸距离,一名妇

女躺在血泊之中,背上满是刀伤却伸长着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而那手的方向,

正是被仙子所护着的孩子。

「我错了,小人也只是一时走投无路,求求仙子饶了我吧!」

少年探头,冷眼望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强盗,而旁边,便是自己父母那还

未干涸的血液。荒谬又讽刺,只是道歉便能被饶恕,那自己的父母,又有谁来饶

恕?明明已经厌倦 都市的嘈杂,隐居山林却也还要遭此劫难,这谁又能来饶恕?

「仙子姐姐,我......我想他......」

少年欲言又止,眼前这人已然与自己不共戴天,杀夫杀母,哪怕将其碎尸万

段也难消心头之火。可,杀人是需要偿命的,眼前的仙子,凭什么为自己趟浑水?

仙子闻言轻扫了一眼身后的孩子,杏目看似淡漠,深处却又带着几分垂怜,

娇嫩朱唇轻轻张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眼前孩子脸上瞬间褪去血色,狠

狠推搡了一下自己。虽然 修仙之人底子 十分稳健,本不应该被孩子推动,哪怕是

成年人来都要费上不少力气。

可那力气实在是大,大得不像一个孩子,令她步伐一乱往后踉跄了几步,站

稳身子刚欲呵斥,突然一道白光自身前掠过,随后便是一声劈砍在硬物身上的闷

响,鲜红的血液飞溅而起,清冷如霜的眼眸剧烈颤抖了数下,表情愕然,那一瞬

间,她呆愣住了。

「啊!!仙子姐姐,小心!」

少年脖子 鲜血淋漓,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刀刃几乎砍近了骨头里,疼得浑身

巨颤,手却死死握住那柄刀背,虽然明知会加剧疼痛,却也决不能松手。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面对膘肥体壮的匪徒,竟然也能抵抗上片刻。惨叫

声将仙子拉回神,眼眸之中杀意顿现,脸颊如霜寒般冰冷。匪徒慌了,抬脚狠狠

踢在了少年的肚子上,硬生生将刀刮蹭着骨头抽了出来,刚欲挥向敌人,仙子手

持飘雪,玉足轻蹬,一跃而起,两条缎带在空中翩翩起舞,飘雪向下挥砍。

看似绵软,实则内劲无穷,匪徒手臂一抖,肩膀上迸出 鲜血,屠刀脱手朝着

前方笔直飞去,正好击打在门口用于晨奏的编钟之上,铛铛声响在夜晚格外毛骨

悚然,却恰好在此时,为屠夫奏响着丧钟。

失去了武器,却还想捶死 挣扎,屠夫看向躺在地上抽搐的少年,刚想冲过去

将其当做人质,可还没走上几步,突然,腹中一阵穿透感让他停住了脚步,嘀嗒

嘀嗒的落水声一点点带走他脸上的血色,嘴唇却越发乌黑。

被利剑贯穿了腹部的屠夫没有了半分神气,在「飘雪」的凝结下,连最基本

的 挣扎都做不到,只能感受疼痛与冰冷逐渐蔓延。门外「丧钟」长鸣,方才还生

气十足的屠夫此时以满面苍白如纸,恍惚间,似乎眼前出现一黑一白两道人影,

皆头戴高帽,手持哭丧棒,惨白脸上尽是阴森笑容。

「该上路啦。」

少年 挣扎着起身,脸上泪痕满面,猩红的手上紧握着一把被血污沾染的短刀,

不顾肩膀上的疼痛用全力扎像那个恶魔的脖子,刀刃尽数没入脖颈,屠夫喉咙咯

咯作响,牙齿几乎把嘴唇咬烂,仙子抬起莲足,狠狠朝着他的胸膛用力踢去。

阵阵破风声起,屠夫吐出最后一口乌血,犹如被抛弃的玩偶在空中划出一道

弧线,重重落于地面又滚动了几周,撞在门口编钟上,「铛铛铛」声响在避静山

间回荡,阴森至极,不过用来给恶人送行,却极为合适。

屠夫在地上抽搐着,仍伸出满是血迹的粗犷手臂向前爬行,在地上拖曳出一

条血迹。 肆意杀戮后狼狈不堪的模样,难看得像是一条爬虫一般,令人见之便犯

恶心,不禁皱起眉头。

少年握紧刀刃,迈步想去补上最后一刀,可失血过多令其双腿绵软无力,直

接跪倒再地。握着的短刀因为瞬间脱力,笔直朝着眼珠刺去,那瞬间,少年也不

知道处于生理还是心理,闭上了双眼。

「也罢,反正,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只是......为何我会觉得惋惜喔?惋惜

的是什么喔?」

明明只见过一面,那手持飘雪,白衣翩翩的清冷仙子不断在脑中涌现,俏脸

上的细长柳眉,清冷杏目,娇艳红唇就像是一笔一画磕在大脑中。哪怕是生死打

斗,一举一动犹如舞蹈般优雅,身形娇俏,体态丰腴。看似清冷却又显露几分柔

和,少年不禁思绪万千,若是能天天呆在其身边,兴许也能算是老天爷垂怜我这

可怜人。

「......」

思绪飞快,时间却流逝缓慢。脑中将仙子样貌复盘一边,预料之中那堪比剐

心之疼并未出现,有一只手拽住了肩膀,力道温柔向上拉拽,将即将坠入 深渊的

可怜之人拉了回来。少年张开眼,眼角泪光闪闪,恰好看见短刀飞出,伴随刺耳

破风,精准扎在已经爬出三四公分的匪徒后脑上,血浆飞溅,连一声哀嚎都未曾

发出,便就此命丧黄泉。

「你,叫什么名字?可还有家人?」仙子扫了一眼地上尸骨,眉头紧皱,半

蹲在地,纤手轻轻擦拭少年眼角泪痕,轻声询问。语气虽然一贯清冷,可双眸间

的温柔与疼惜分外明晰。

「我叫......」

强忍着的难受最怕突然起来的温柔,少年望着那双疼惜的双眸,温柔得宛如

母亲怜爱自己一般,喉咙一阵哽咽,丧母丧父只疼,对于处于孩童的少年而言过

于沉痛,比肩膀深入骨架里的伤痕还要疼,疼得浑身颤栗,双拳不由得紧握,却

尽是无力,道不出半字。

「无妨,不必强求自己,若是无亲无故,便和我上山去,今日我既救你,便

是与你有缘。你若答应,那你就是我叶沐雪的关门弟子,可好?」叶沐雪将无声

痛苦着的少年搂入怀中,轻拍后背安抚着他,眸中怜惜更甚,年幼丧父丧母,该

是何等痛苦,完全难以想象,也不敢去想。

「我......我愿意。」

少年涨红着脸,一只手搂住叶沐雪的肩膀,身体抖得如筛糠般,拼尽全力方

从从喉咙间挤出嘶哑无比的三个字,紧绷着的弦应声崩断,放声痛哭了起来。

「好,那你今后,便是我的徒弟,在山门中,你便随着为师姓,叫,叶茉可

好?」

泪水将衣襟打湿,香肩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叶沐雪在叶茉头上轻抚,宛如母

亲安慰孩子一般,叶茉紧咬着牙,点了点头,浑身突然像是被抽出力气,压倒在

柔软喷香中,周遭 画面逐渐揉杂在一起,模糊不清,就连师傅焦急呼喊的声音也

越来越轻。

伴随着一阵晕眩,父母尸骨,家具,以及自己所依靠的那具娇躯,皆 扭曲起

来,宛如身处朦胧梦境之中,虽能听见,看见,却格外朦胧,毫无半分真实可言,

那一刹,仿佛经历皆为虚妄,不过是一场让人胆颤的噩梦。

当所有事物都融为一体,完全分辨不清时,少年无力支撑,缓缓闭上眼睛,

在唯一的 温暖中睡了过去。

叶沐雪一惊,伸出葱指轻叹鼻息,虽然微弱,但仍有呼吸,这才送了一口气,

目光扫视了一圈地上惨状,尤其是母亲到最后,仍想保护自己孩子,喉咙不由得

滚动了几下,手臂将叶茉搂得更紧。

几日后,将父母安葬好,叶茉便跟着叶沐雪上了山,后听闻曾有上山采药修

行之人发现灭门惨案,当即报警,在古代都能列为大案,更何况是现代社会,警

察封锁了山路,进行了彻头彻尾的调查,最后于一处山林中发现一具男尸,浑身

是血,致命伤为被短刀击穿的颅骨。经确认,系为犯罪嫌疑人无误。

后续,警方分为两路,一路调查杀死罪犯之人,另一路责寻找着灭门惨案中

唯一幸存却下落不明的少年。然则,当两路消息汇总后,所得结果都惊人的指向

了同 一个人,清流门天之骄女,现世道修八门中位居榜首的叶沐雪。

稍微权衡了一下,警方决定中指调查。因为与仙门牵扯上关系,那这件事就

绝对非同小可,更何况与叶沐雪扯上关系,清流门自然会派人前往调查,又何须

凡人插手?于是,轰动一时的林家灭门案便以谋财害命,凶手跳崖身亡结案。

「师傅......,弟子,对不起......」

望着满天星光,叶茉轻轻念叨了几声,然而,无人可给予回复。晚风吹拂在

身,激得少年不自觉打了一个寒颤,这才想起自己赤身裸体,目光在空旷客厅扫

视一番,随后落在被随意丢弃于地上,师傅亲手给自己缝制的道袍,眸中闪过一

分怨念。

迈足行至道袍前,伸手将其拾起,轻轻弹落上面几缕灰尘,怜惜的抚摸着缝

合处,随后长叹一口气,穿束于身上,又用红绳将长发理好,无论如何,明日见

到师傅,必须得以最佳状态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就交由时间来淡化吧,

任何情感,终会随着时间而风化,哪怕是在心中扎根已久的禁忌种子,在月荷的

魅惑下猛然开花,也必将消逝,正如亿万光年,不过指尖一砂。『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只是,这时间,是多久喔, 十年,二 十年。还是说一直等到自己作为关门弟

子从师傅身前逝去吗, 修道之人寿命远非自己一个刚入门一年的小道徒可比,或

许,老天都晓得,这段爱慕,从寿命上便不会有好的结果。

叶茉望着月光,轻轻摇了摇头,带着满腔思绪与哀愁,行至沙发前,后身体

蜷缩于上面,以手臂为枕,在天亮前稍作休息。

空旷的客厅连最后一丝生气也渐渐沉寂,安静得能听见少年的呼吸声,大约

过了十来分钟,一道衣着暴露的红色倩影从暗处走出,纤细葱指轻抵下巴,摩挲

几下后, 妖艳俏脸上露出媚笑,妩媚得几乎能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倾倒。

「原来是这般回事吗~ ,叶沐雪啊叶沐雪,你家小徒弟对你的感情,还真是

扭扭捏捏喔~.不过~ 你这个当师傅的,一点凡心未动吗?看来~ 明天有得好玩的

了~ 」

月荷伸出葱指,在白嫩脖颈上轻轻点了一下,旋即以指尖为中心,暗红色丝

线开始在脖颈中蔓延,原本及肩长发也开始拉长延伸直质及腰,稚嫩脸颊也发生

及其细微的变化,却恰好多了几分别于稚嫩的气质。

不仅如此,丝线下的叶茉,仿佛有着些许 不同,这个 不同并非来自样貌,而

是周身气场,软糯中竟透露出几分 邪魅。属性虽孑然 不同,却在月荷操下相交,

显出几分诱人。

「嗯哼~ 效果不错。还真是期待~ 明天你见着小徒弟时的模样喔~ ,道修八

门之首~ 叶沐雪,让我看看你的凡心,究竟是如何有趣。」

月荷收回葱指,望着熟睡少年,点了点头颅,甚是满意,旋即轻笑一声,转

身后长腿轻迈,逐渐消失于黑暗之中。昏暗客厅之中,仅余少年一人,暗红丝线

透着 修道服微微闪着光芒,在墙上映出一只染着 鲜血的狐狸。

清晨,天尚未放亮,鸟儿的悦耳咛唱将叶茉从睡眠中唤醒,这一夜他睡得很

是朦胧,半梦半醒中似是有人前来,伴随阵阵香风,熟悉至极。可睁眼时却四下

无人。妖女月荷,仿佛从一开始都只是南柯一梦,从不存在,可身体上残留的感

觉又是那般真实,酸软之下,心中不知为何生出几分落寞情绪。

「算了,赶路要紧,要在撤亮之前赶路回山里。」

叶茉自言自语几声,随后猛摇头颅,将脑中烦杂思绪甩开后,起身出发前往

清流门。

从城市里到隐修山门,距离甚远,好在现代科技发展飞速,叶茉倒是也没花

费多少精力,半天时间便抵达仙门边境。一道破旧石门将凡人与仙道阻隔,仙门

内有奇门异兽驻守,凡人如若擅闯便会遭到驱逐,唯有八门仙家弟子方可入内,

这样的石门,世间共有八处。

深吸一口气,少年抬脚,迈过石门,放眼青苔泛滥的台阶一路延伸至云间,

云雾缭绕于山间,梦幻又朦胧,接着上行,山腰间有一瀑布倾泻而下,飞流直下

三千尺,在云中贯穿出一大洞这里便是清流山的云雾山径,迈过这条小径,便是

与人世间近乎隔绝的清流门。

边行边望,叶茉眉头微微皱起,心觉有所怪异,有人迈过石门,护门奇兽此

时应该出现盘问才是,可此时自己以接近宗门外,却始终无任何阻拦,顺畅得有

些怪异。

云雾之中,一处石墙渐渐显露踪迹与宽敞气派木门相连,门扉上挂着一木质

牌匾,清流门三个字苍劲有力。

「师傅,弟子回来了......」

站于门前,将思绪稍作整理后,叶茉伸手,轻轻将门推开,脸上强撑出半分

笑容,可在门后,本该聚集习武弟子的练功台却空无一人,若非清流门三字过于

明显,他必然以为自己走错门派。

清流门贵为八门之首,实力自然位居第一,实在难以想象,到底是何方妖邪

会令弟子倾巢出动,哪怕说是攻打其余门派,叶茉也觉并非无可能。

「何人?」

刚一踏入清流门内,一道清冷悦耳,宛如银铃一般的声音落下伴随着甜腻香

风,一道白色倩影落于少年身前,恍惚间,叶茉仿佛 穿越回那晚,叶沐雪也是这

样落于自己身前,白衣胜雪,裙带翩翩,比之仙子还要更胜一筹。

虽只相隔半个月,但于叶茉而言,一日不见便隔三秋,若要算起,这都不知

多少春秋过去,双目忍不住用冒犯的目光于仙子师傅身上打量起来。

满是诧异的熟美俏脸上比之半月前消瘦不少,仿佛苍老几岁。昔日坚毅明媚

杏目,此时也攀上一层浅浅黑边,似是无心打理,整齐白衣此时却显几分凌乱,

香肩微露却也无暇顾及,硕大双乳并未因为岁数而有半分下垂,甚至比之五六年

前初见时要更加饱满,层层束胸也难以压抑,几乎要从凌乱揉皱的衣物之中炸裂

开。

而白衣之下, 一抹柳腰纤细,系有白色束带更显盈盈一握,再往下,便是纤

细足踝以及在裙摆下,随着微风吹拂若隐若现的纤细小腿,仔细看去,竟然笼罩

着一层洁白花边丝袜,莲足轻踩于白色布鞋之中,甚至因为情绪波动,能看出足

趾于鞋中紧抓,鞋面处微微凸起。

在身后那翘臀,因为未着紧身练功裤,在裙下极为挺翘丰腴,撑得裙摆高高

鼓起,大得犹如磨盘一般,与纤细腰肢对称鲜明。前凸后翘,气质绝佳,此时用

来形容最为合适不过。

叶茉回想起昨晚,白丝师傅骑在自己身上那般淫骚浪贱模样,只是意淫,便

足够心潮澎湃。难以言喻的兴奋之情不断冲击大脑,一阵头晕目眩。脖颈处,一

道道暗红丝线,闪着及淡光芒,于烈日之下几乎不可见。

气质清冷,可微露香肩以及轻薄丝袜却令仙子多了几分妩媚,少年用力将口

中唾液咽入肚中,折磨其十五日的燥热再度席卷,下面昂首挺立,在裤中支起一

小片天地。

师傅这般打扮,从何处习得,若是被寻常弟子看见,该是何等大事?

其实这也无妨,在清流门内,叶沐雪居住内门,非门派大事深居简出,除关

门弟子,也就是叶茉外,无人可踏足其住所,衣物穿着自然无需顾虑。更何况,

以她身份以及地位,哪怕赤身裸体出现,有人胆敢多看一样,等待他的便是清流

门无休止的追杀。

许是被突然回山的弟子惊到,叶沐雪眼中满是朦胧以疑虑,短短半月,这般

梦境却于她静坐、浅眠中来回辗转。细数之下,竟有一百三十次,以至于眼前少

年,是真是假,无从辨别。

「师傅,徒儿......回来了。」

说着,叶茉扑通一声轨道再地,尽管已经用尽全身气力压制,静心咒也默念

百变,然则在见到师傅的那一刻,脑中依旧邪念丛生,下面那根棍子更是硬得如

同钢铁一般,让其不知以何种姿态面对如母亲般对待自己的仙师,叶沐雪。

「没事......便好。」

叶沐雪 如梦初醒般,脸上表情悲喜交杂,甚是怪异,却又最为真实。她一如

初见般半蹲在地,伸手拉起少年,抬手在其头上轻轻抚摸,这个动作,在梦中见

到他自己,便做了几次,十五日,一百三十次。

次次苏醒后便是绞心般疼痛,她悔恨懊恼,不该上山七八载,直至去年才引

导其入道,不该让仅有一年道行的徒儿去参加师门任务,更不该在他被掳走后听

信宗门祖宗以门派名誉为由,宣告叶茉死亡。

身为师傅,本应不顾一切下山去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以自身实力低位,

若执意下山,谁又敢有所阻拦?可自己,却放弃了陪伴自己七八载的关门弟子,

仅仅为得一个门面,内心不断过问自己,值是不值?

然,所幸一切都如自己所愿,没事,便好,能从月荷手中平安 归来,其余皆

为虚妄。

将叶茉拉起后,叶沐雪目光上下打量,仅仅半月未见,小徒儿好像已有些许

不同,稚气虽存,却凭生几分别样魅力,脸颊帅气,不知为何,静若死水般的内

心悄然跳动了几下,美眸之下温柔如一汪春水。

「先进门吧。」

说完,叶沐雪双手置于小腹,转身迈入宗门之中,叶茉仙师忙跟上步伐,迈

入到久违之地后,顺手将木门关好。

微风吹动,芳香虽风飘向少年,淡雅清甜,令他脖颈微昂,目光偷瞄着仙师

那曼妙倩影,身躯更加燥热,脑中 画面更是不断重复恩师跨坐于自己脸上,香穴

艳菊来回摩擦,娇声呼唤自己名字,胯下阳具变得更加坚挺,更加藏匿不住,所

幸,自家仙师并无所察觉。

二人入门后不久,寂静深林之处突然群鸟纷飞,一道人影于林中悄然出现。

其身材高挑动人一席暗黑旗袍镌龙刻凤,高贵之余将娇躯称托得更为窈窕有

志。莲足轻踩暗红绣鞋,光洁足背处蒙着一层轻薄丝袜,薄得能看见嫩红肌肤。

左脚微踮之间,足背与脚踝处弯起一分褶皱,于恋足之人而言,堪称完美。

望着木门,眉目微眺数下, 妖艳玉脸之上戏谑横生,嘴角笑容谄媚怪异,仿

佛观看完一场好戏,白净如玉的藕臂微弯,在阳光照耀下竟泛着光晕,看着何其

光滑细腻。

可惜,在这般绝美的玉臂之上,本该与其一般光滑细腻的纤手却染满血污,

不断把玩一片羽翼,点点红珠不断滚落,于地面开出朵朵凄美红花。若此时叶茉

还在,必然会大惊失色,那正是护门奇兽的翎毛,且看翎毛末端血迹,绝非自然

脱落。

「沐雪啊~ 沐雪~ ,我大费周章,为的可就是今天,莫要让我失望啊~ ,清

流门中~ ,唯有你和你小徒弟,于我而言甚是有趣。」

将翎毛随意抛向空中后,望着落下血迹,月荷媚笑一声, 迈步朝着木门行

去。

莲步款移间藏于黑色过膝袜下的结实小腿交错而行,极为显眼。 一抹腴腰一

步一扭,牵动着酥胸上下巨颤,身材比之叶沐雪要 妖艳数倍,举手投足媚态横生,

性感淫媚。任何男子见了几乎立刻便会败于其丝腿之下。

慢步行至门外,月荷足尖轻点地面,一跃而起,轻松站立于石墙之上,居高

临下望着以行进木门,渐入深处的徒弟二人,双臂弯曲,左掌微拱压于右掌之上,

口中念叨着诀咒,红光微现, 随风飘向少年,其脖颈上红线浅露,与空中光芒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