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小赤脚 > 【小赤脚】第六章 翻土

【小赤脚】第六章 翻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朗卿

2022/11/20

第六章 翻土

小赤脚对石锁的急脾气一点办法都没有,便在当天就开始教红姑缩阴功,红

姑的腔穴其实并不很宽松,是具有一个盛年女人该有的紧致和湿润的,只是因为

生产时害的病,孕宫位置不知怎的就移了位,导致红姑的腔穴又长又窄,如此说

来,缩阴的主要目的还是让红姑的孕宫归位,恢复到足够受孕的程度即可。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top

红姑按照 小赤脚教授的法门,最开始也只能来回摆胯,慢慢地就感受到了腔

穴内规律的蠕动,就像一张小嘴在咀嚼一样,红姑对女阴控制的禀赋确实很高,

石锁和 小赤脚两人见状都喜出望外,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红姑赤裸的下体,看着

那眼粉肉洞小嘴般一张一合,红姑让两人看得羞涩,下体倒止不住地流出水,红

姑怕两个后生笑话自己,赶忙捂住胯。

「你俩小色鬼,就知道盯着娘看。」红姑娇笑着一人赏了一个脑瓜崩。

「对了兄弟,你认俺娘当干娘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石锁眼珠子溜溜一转,趁 小赤脚出神,笑着给 小赤脚按

跪在地上:「俺娘对你那么好,你又和俺跟亲哥们儿似的,认个娘不亏哩。」

「去你的,你不问问俺婶子就给他硬塞个干儿子?」 小赤脚瞟了一眼红姑,

见红姑抿着嘴偷乐,登时红着脸低下脑袋。

「你要是不嫌乎俺们家石锁老欺负你,你就和他当个干哥们儿呗。」红姑莫

名地红着脸,拐着弯认了 小赤脚这个干儿子。

「还不叫娘!」石锁大喜,捺住 小赤脚的脖子就要往下按。

「嘿,你搁这强娶亲那你!」 小赤脚一卜楞脑袋,把石锁推到一边。

「你认不认?」红姑见 小赤脚矜持,面色带着些焦急。

「婶子......俺不知道俺爹俺娘是谁,你对俺有恩,石锁和俺又铁,俺早把您

当娘了。」 小赤脚郑重地跪在地上,梆梆梆地磕了三个响头:「娘。」

「儿子,你不怕把地砖磕坏呀你。」红姑激动得眼眶都红了,急忙扶起小赤

脚。

「你亲亲俺娘的逼,你就是俺兄弟!」石锁莫名其妙的一句,把 小赤脚说得

懵在当场。

「这是啥说法呀?」 小赤脚狐疑到。

「俺是从俺娘的逼里生出来的,你亲亲俺娘的逼,就相当于和俺一个地方出

来了。」

「那......婶子......」 小赤脚盯着红姑赤裸的下体,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那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屄。

「你要是不嫌乎俺,你就亲两口吧。」

红姑伸手探到胯下,两指一分,那水盈盈的肉洞便流出一股清亮的水,娇嫩

的阴蒂就像个刚冒出土的嫩芽,小巧而好奇地盯着不住吞咽口水的 小赤脚。

「亲呀,等啥喔,俺娘的逼多好看呀!」石锁在一旁急到:「俺娘的逼味儿

可老好了。」

「臭小子说啥喔。」红姑对着石锁的脑袋猛地一敲,疼得石锁龇牙咧嘴。

「那俺......娘,俺咋亲呀。」 小赤脚恭敬地问到。

「还不是由你......」红姑一手捂住红红的俏脸,分开的玉洞里的水更多了。

小赤脚抱住红姑大如磨盘,润若秋桃,弹软得好像蒸饼似的大屁股,对着红

姑的嫩芽和肉洞各亲了一下,红姑的嫩屄香香的带着胰子味儿,隐隐的还有女人

特有的熟味儿,除此 之外并没有过多的异味,分泌出的汁水咸咸的,除此 之外便

没啥异味,和冯老夫人的骚熟味儿 不同,红姑更年轻,更清白, 小赤脚很喜欢红

姑又小巧又可爱的嫩屄,便伸出舌头,对着小阴唇包裹着的嫩软红肉不住地亲舔。

「哦......哦......谁让你给娘伺候逼了?」

红姑嘴上娇声埋怨,胯下却主动往 小赤脚的嘴上贴,到最后甚至情不自禁地

抱住 小赤脚的毛脑袋,不住地把 小赤脚往自己胯下按。

红姑的手虽然漂亮,掌心却早已满是打铁时留下的老茧, 小赤脚感受到红姑

手掌上粗粝却温柔的触感,突然开始心疼起这个女人,嘴上便更加卖力地服侍起

红姑,那柔软的小舌头时而灵活地扫着软肉,时而包裹住阴蒂爱抚,时而猛地

发力,小小的阳物般透入玲珑的肉洞,红姑的骚情被挑逗起来,不自觉地运起缩

阴功,那肉洞就像长了牙似的紧紧咬住 小赤脚的舌头, 小赤脚心下一惊,舌头上

便更加卖力地搅动,红姑 十分受用,身子也开始随着 小赤脚的舔上下弓起沉伏。

石锁在一旁看着 小赤脚和红姑渐渐燃起的激情,心中倒没有什么愤怒和嫉妒,

反倒多了几分欣慰和释然,若是自己去了抗联,自己的娘也有人像自己一样爱着,

疼着,自己便也没了后顾之忧。

除此 之外,看着红姑眯着眼舒爽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石锁心里居然还

有几分异样的刺激,就像个偷看爹娘夜里日逼的普通孩子一样,可那样普通的生

活,到底没有眷顾石锁,他和娘饱受世俗的冷嘲热讽,所谓的禁忌也早已不是禁

忌,那别样的刺激得石锁耳红脸热,胯下的肉棒槌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梆硬。

石锁没去搅扰红姑和 小赤脚的好事,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和红姑对视着,眼神

里只有羊羔跪乳般神圣的顺从和爱意。

「儿子......!」

红姑看着石锁时的眼神亦是浓浓的爱意,身子猛地一直,一颤,便像离了骨

似的倒在炕上,轻柔地喘着气。

「娘......」

石锁抓住红姑的手,静静地享受着母子间的温情蜜意。

「哗,娘的缩阴功好厉害呀,差点把俺的舌头夹掉了。」

小赤脚话一出口,一家人便都慾不住,哈哈笑了。

6

太阳慢吞吞地落下岗子, 小赤脚睡在堆着杂物却有土炕的东屋,摸着土炕平

整的炕面和旧而不脏的被褥,看着自己给石锁第一次治病时送给石锁的药罐子就

那样干干净净地摆在东屋的窗户上,想到石锁和红姑完全不用分炕睡, 小赤脚总

觉得这个炕是石锁特意留给自己的。

「好兄弟......」

小赤脚轻声嘟囔一句,便裹进被,难得无忧无虑地睡着了。

小赤脚成了红姑的干儿子,石锁的干弟弟,心里倒开始舍不得再待两天就离

开石锁家,无论怎么说,自己在江湖间漂泊了十几年,终于有了一个可以被称作

「家」的归宿,他虽然也挺爱冯老夫人,但那偌大的冯府里还有很多下人,冯善

保一家对自己虽然不错,可比起和自己绊着心的石锁和红姑, 小赤脚还是更留恋

这种可以被称作「家人」,而不是「贵人」的关系。

小赤脚和石锁自石锁还和红姑一起住在山下镇子里的时候就是旧识,石锁是

小赤脚第一个独自救治的病人, 小赤脚也是石锁唯一一个朋友,那年石锁发高烧,

自己也刚刚离开师父独自行医,两个半大小子就这样因缘际会地相识,逐渐变得

无话不谈。

孤独的人一旦下决心接纳另 一个人来当作自己的朋友,便会把身心尽数交由

那位一生的契友, 小赤脚就是这样得知的石锁和红姑的禁忌关系,红姑也是这样

接纳了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善良淳朴的孩子,这间带瓦的屋子只有三个

人进来过便是证据,或许人之间的缘分早已注定,有些缘分似乎没有理由地超脱

了常理,慢慢升华成坚若精钢的隽永。

小赤脚和石锁难得在乱世里再次相聚,便都放下了生存的重担, 小赤脚和石

锁做着鬼脸,赶得院子里的鸡鸭乱跑,收获地里的苞米,一手拿着一个,接着簸

箕搓了起来,金黄的玉米粒掉在竹簸箕上,哗啦啦地发出好听的响声,石锁和小

赤脚都喜欢这种半是玩乐半是劳作的游戏,为自己而劳作本就是天底下最舒服,

最有骨气的事。

时光总是在快乐里飞一般地流逝,从 小赤脚来到家里算起,转眼就到了第三

天, 如果石锁和红姑今天再拿不准主意, 小赤脚便要按照约定先行离开,等明年

入夏带着草药回来。更多小说 ltxsba.top

小赤脚起得很早,自觉地叠好被褥,出屋便见红姑在厨房忙活。

「娘。」 小赤脚亲切地打了个招呼。

「起来啦。」

红姑的脸上红扑扑的像扑了层胭脂,妩媚地冲 小赤脚一笑,眼睛也老是时不

时地扫一眼 小赤脚的裤裆。

「石锁喔?」

「柴房喔。」

小赤脚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红姑漂亮里带着质朴的俏脸, 小赤脚害羞地低下

头,出门找石锁去了。

石锁格外珍惜和好兄弟在一起的时光,亲切地招呼 小赤脚把柴搂进屋,吃过

早饭,石锁便带着 小赤脚上山,石锁没带捕兽的器具,手上也没攥着砍柴的利斧,

只是站在岗子尖,扶着树远远地往远处望去。

「兄弟,你说俺打跑了那群畜牲,咱们能过上太平日子吗?」石锁望着灰突

突的阴天,长长地叹了口气。

「哎,哪有太平日子喔?活着就不错了。」

「兄弟,你答应哥个事儿。」石锁拧着英气的眉毛,郑重其事地对 小赤脚说

到。

「俺知道......」看着石锁严肃的神情,小吃家婆似乎已经猜到了:「等你去

了抗联,俺指定照顾好娘。」

石锁的眉头微微放松,悠悠地叹了口气到:「俺跟娘商量过了,她愿意。」

石锁顿了顿,接着说到:「俺娘其实很稀罕你,她早就跟俺说过让你当她干儿子,

这样挺好,也遂了娘的意你也有了家,俺唯一的朋友成了俺的干弟弟,挺好...

...」

石锁看着 小赤脚充满感动的眼睛,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咬了咬嘴唇,缓缓说

到:

「俺和俺娘商量,也给你带个种,俺要是回不来,你给俺儿子,还有你儿子

当爹。」

「啥?......石锁,哥,你误会了,俺是喜欢俺娘,可俺只把她当娘,还有你

婆娘......俺根本没想过占有她......你要这样俺立马就走,俺不能拥护这个断送了

俺们的情谊呀......」

「你要是真把她当娘你就像俺一样爱她!」

石锁厉声嘶吼,眼泪划过石锁坚毅里带着稚气的脸,仿佛雨水拂过一块光滑

的棕色石头。

「这......」

小赤脚一时也没了话,呆呆地愣在原地。

「俺早就想找个合适的人托付俺娘,兄弟,你帮俺去了一块心病,俺谢谢你,

那天你给俺娘舔逼的时候她不抗拒你,你也稀罕他,以后你也爱她。」石锁仰天

叹了口气到:「俺只希望俺娘好,她稀罕你,你要珍惜她。」

石锁看着 小赤脚,缓缓到:「兄弟,你操我妈吧。」

「哎......」 小赤脚哆哆嗦嗦地叹了口气到:「那俺先帮你生个孩子,好家伙,

你就这么不信俺,非得让娘给俺生个孩子绑住俺?」

「你当你那么大大面子呀?这是娘的意思,便宜你了。」石锁见 小赤脚答应,

登时笑逐颜开到:「咱先说好,俺要是没死,你的孩子也得管俺叫爹。」

「哎......又是这出,行吧行吧,是俺的种就行呀,况且这是娘,咋样都行呀。」

小赤脚无奈地笑到。

「这才是俺的好兄弟。」

石锁搂住 小赤脚,轻轻在 小赤脚的胸口捶了一拳。

「那就说定了?」石锁笑着伸出小拇指。

「说定了。」 小赤脚红着脸和石锁拉了个勾:「啥前儿......整呀......」

「今晚就整。」一想到娘让自己最好的兄弟肏,石锁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

「那你赶紧回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俺下俺儿找娘。」

「怎么个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哎呀,就是这样......」

小赤脚伏再石锁耳边,悄声说到。

7

石锁听完便三步并做一步地回了屋, 小赤脚独自坐在岗子上,盯盯地眼瞅着

太阳从东往西,慢慢地沉没在岗子里,石锁倚着门,颤巍巍地冲岗子上吹了声口

哨, 小赤脚才起身,一步两缓地奔屋去,远远地看见石锁倚着门,两条腿直打哆

嗦。

「兄弟,你赶紧进去吧,俺虚了......」石锁一手捂着腰,身子一倾,差点摔

到地上。

「俺说你整那么狠干啥?就今天一天的事呀?那么急喔你?」 小赤脚不住地

埋怨,看着石锁虚弱的模样, 小赤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悠悠叹了口气:「去

俺的皮口袋里把俺的神酒拿着喝了吧。」

「哎!」

石锁煞白的小脸上浮现出莫大的欣喜,却也只能挪着步一点一点地蹭到东屋。

「别全喝了了。」 小赤脚轻声叮嘱到:「那可是宝贝,能吊命的!」

「知道了知道了,俺娘都让你操了,你还计较个啥。」石锁不耐烦地摆了摆

手到。

「去,还不是你非得让俺帮你。」 小赤脚辩到。

「哎,俺说,你和娘整的时候俺搁旁边看着也不行?」石锁抱怨到。

「慢慢来,现在你要在旁边她估计放不开哩,过几次之后你也一起来,没准

效果更好哩。」 小赤脚扶着石锁到东屋,便从那皮口袋里拿出酒葫芦和羊肠子。

「给,喝吧,不兴喝了了,要不然俺拿你鸡巴下药!」 小赤脚眼瞅着石锁喝

完摇了摇,确实还剩了点福根,又让石锁亲自把酒葫芦盖好放进皮口袋,这才放

下心奔西屋去。

「你酒瘾那么大喔?」 小赤脚不禁埋怨到。

石锁见 小赤脚回过头,便悄悄取出酒葫芦,把剩下的福根都倒进自己随身装

酒的空葫芦里。

「装的还挺满当。」石锁见 小赤脚没有发觉,不禁暗自得意。

小赤脚见西屋门关着,便轻轻敲了敲门。

「是老疙瘩吗?」门里的嗓音柔和婉转,缓缓问到。

「老疙瘩」即家里的小儿子, 小赤脚心下一动,哎地应了一声。

「门没插,进来吧。」

小赤脚推开屋门,见那美妇端坐在炕沿上,头上盖着块红盖头,胸前鲜艳的

红肚兜让油灯一照,油亮油亮的,勉强地盖住凸起的两点,却勒得那大得都快能

到美妇肚脐眼的硕大奶子鼓鼓胀胀的,朦胧中透出极致的肉感,随着美妇的呼吸

不住地晃动;美妇的腰身不胖却多肉,玲珑有型,肥美的巨臀磨盘一样,胯间却

既没有亵裤裹束又没有布片遮挡,一绺红褐色的屄毛俏皮地从又结实又肥嫩的大

腿当中髭出,有意无意地挑逗着春情。

「娘。」

小赤脚柔声叫到。

「嗯,儿子,坐吧。」

红姑拍了拍炕沿,示意 小赤脚挨着自己坐下。

「贴近点儿。」红姑柔声喔喃到。

小赤脚索性不再矜持,把小小小瘦瘦的大腿紧紧地挨在红姑又软又嫩的玉腿

边,红姑的身子很热,又大又宣乎的奶子靠在 小赤脚地胳膊边,轻轻地磨蹭着。

「儿,你的衣服磨得娘的肉不娱着。」红姑低声娇咛到。

「咋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