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月如无恨月长圆 > 【月如无恨月长圆】32-34章(纯爱、母子、悬疑、商战、都市)

【月如无恨月长圆】32-34章(纯爱、母子、悬疑、商战、都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沉心

2022/11/22

第三十二章

塑料盒里的腊肉肥瘦均匀,被冰块覆盖着,一打开盒盖,浓郁带咸的肉香味

很快散发到空气中,勾起人的食欲。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腊肉是顾菀清自己带来的。

陆齐好奇地凑近瞧了瞧,问道:「这是菀清姐熏烤的吗?可是我记得种植园

里没养猪啊。」

顾菀清围着围裙,带着袖套,露着小半截白净的手腕,她把腊肉取出来,放

到砧板上。

腊肉只是用冰块保存,并未放冰箱冻过,故而摸上去比较冰凉,但不需要解

冻。

顾菀清左手按住腊肉,右手拿起菜刀开始切。

「这块腊肉不是我做的。」她解释道,「是韩安铭家送的。韩安铭你还记得

吧,上次在种植园被隔离,你还和他泡过温泉。」

陆齐 回忆了下,想起那个身材精壮有力,长相帅气,性格有些腼腆的农村少

年。

他点头:「记得,他还挺帅的。」

「哈哈。」顾菀清突然轻轻笑了一声。

「怎么了?」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就记着人家长相?」旋即,她若有所思地说,「也对,

男人嘛,都是看脸的生物,无论男女,首先都是留意对方长相。再加上你们也没

相处多就,肯定对他没有多深的理解。」

陆齐有些不服气地争辩:「我才不是那种肤浅的人,我比较注重 一个人的内

在。就像韩安铭虽然只是一个农村少年,但一番简单交谈,我感觉他这个人内涵

还是不错的。还想介绍他来我的公司工作来着。一个年轻人,我觉得应该趁着年

轻进入更广阔的世界闯一闯。他待在中塘村,多少有点可惜。」

顾菀清一片腊肉切到一半,停下动作,说道:「那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会甘

愿留在种植园工作,甚至放弃读大学。」

陆齐点点头:「因为要照顾他 妈妈,还要供两个妹妹读书。」

「是啊,父母在,不远游,韩安铭对他 妈妈很孝顺的。」

「嗯,算得上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大孝子。」

......

「阿嚏。」

刚回到家的韩安铭突然打了个喷嚏,他赶紧拉紧外套的拉链,迅速跑进家门。

......

「你虽然很多方面都要比他优秀,不过孝道方面,还是要向他学......啊,对

......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养父母已经不在了,实在抱歉。」

顾菀清慌张地放下菜刀,两只 小手握成一团,不安地攥着。看向陆齐的目光

中满是歉意。

「没关系。」陆齐只是愣了几秒,便一把将焦急不安的女人搂入怀中,「我

也很遗憾没能及时对爸爸 妈妈尽孝道。但天不遂人愿,谁也没办法。但现在,我

至少有你。」

「那 如果你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会孝顺她吗?」顾菀想推开男人,轻微

的动作迎来他更大的力道,只好乖乖地靠在他 温暖的怀中。

陆齐嗅着女人发丝间的香味,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应道:「会的。只要她不是

故意遗弃我,没有放弃寻找我的下落,尽管她缺席了我的成长时期,但我依然会

孝顺她。我发誓,我会像韩安铭那样孝顺自己的亲生母亲。」

......

「阿嚏。」韩安铭又打了个喷嚏,幸亏他及时把脸歪向一边。

陈舒芸放下碗筷,摸了摸儿子身上的衣服,「要不多穿点,别再感冒了。」

......

当陆齐放开怀中的女人时,才发现她美丽的双眸中已经噙满泪水,脸上挂着

淡淡的笑容看着他。

「怎么了,菀清姐?」他立即问。

「没事,就是听到你的话,心里感动。」顾菀清说,她拿起菜刀继续切腊肉。

「菀清姐,要不我来切吧。」陆齐看着菜刀,跃跃欲试。

「嗯。」顾菀清让开位置,把菜刀递给他。

「太厚了,要切薄一点。」

「好嘞。」

「切歪了......算了,将就吧。」

「嘿嘿,反正吃下去都一样嘛。」

酸笋炒腊肉,炒西兰花,鸡蛋炒西红柿,在顾菀清的指导下,陆齐勉强做了

三个家常菜。

吃完晚饭,陆齐主动收拾碗筷,擦桌子。

用毛巾擦干双手,他带着微笑走向坐在沙发上的顾菀清。吃跑了,别墅里只

有他和她,自然要做些有情调的事。

陆齐完全进入恋爱状态,心爱的女人就在他的别墅,明天就要回去,今晚不

管怎么说,厚着脸皮也要讨些福利。

迎着陆齐炽热的目光,顾菀清手足无措地转过头,她深知他的心思。他的眼

里,自己只是一个收养两个孩子的单身 妈妈,是一个可以追求的美丽女人。他毫

不在意自己的年龄,还有小星和小雨两个孩子。

顾菀清能感受得到,陆齐的情感真挚又热诚,可是自己是他的母亲啊! 如果

不是易家依然没有放弃对母子两人的追杀,她也不用忍受着不能与亲生儿子相认

的痛苦。又因此,她无法解释,陆齐则愈发地迷恋她。

「菀清姐,我......」

「哎呀,小雨打微信视频过来了。」顾菀清避开陆齐的手,拿起手机接通视

频,「小雨, 妈妈明天就回去了。」

陆齐愣在一旁,心中抓狂不已,自己正兴致勃勃地准备调情,小雨那小 丫头

捣什么乱呀。

「 妈妈,你怎么又去江城了?」手机里响起小雨软软 甜甜的声音,屏幕上出

现一张精致可爱的瓜子脸。

小雨扎着两根羊角辫,两颗大眼睛圆溜溜的,表情有些委屈。看背景,她正

坐在书房里,两只 小手搭在书桌上。

一看到心爱的小女儿,顾菀清的神态更加温柔,「 妈妈的朋友生病了,来江

城看看他。」

「是那位漂亮但是看起来有点吓人的警察阿姨吗?」

「不是。」

「咦,那是谁啊?」小小的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小姑娘除了秦霜凝

外,不知道 妈妈在江城还有什么朋友。

女儿的问题令顾菀清一时无法回答,她一贯于不习惯撒谎,对儿女的 教育尤

其如此。

看了看旁边一脸笑意的陆齐,顾菀清 磕磕绊绊地说:「啊......就是,就是一

个,嗯......对了,其实也是一个和我们家种植园签了合同的,你知道吧,就是人

家买了种植园的花, 妈妈赚了钱,顺便和人家成为朋友。朋友生病了,所以 妈妈

就来看望人家。」

「哦。」小雨若有所思,又问道,「那 妈妈的朋友是叔叔还是阿姨啊。咦,

妈妈住的地方好像不是酒店,是在朋友家吗?」

「是......对对对,是在 妈妈的朋友家。」顾菀清赶紧转移话题,「小雨,哥

哥喔,怎么不见他在书房?」

「哥哥和韩小飞他们跟着安铭哥哥去钓鱼了。」小雨愈发委屈,带着哭声说,

「他说我是女生,不能去。呜呜......可是我也想去钓鱼嘛。」

「啊?」顾菀清哑然,这大冷天的,都下雪了,竟然还有心思钓鱼。韩安铭

也真是的,还让小星也跟着去。

「好了好了,别......哎,你干什么?」

都说女人聊天,能从盘古开天辟地聊到宇宙毁灭,女人和女孩聊天大概也是

如此。

陆齐急得心痒难受,他可等不了,趁着顾菀清没注意,右手直接抓住她放在

膝盖上的白嫩 小手。

「陆齐,快放开,别闹。」顾菀清压着声音催促道,同时立刻把手机镜头移

开一些,防止陆齐被小雨看到。

否则自己一大早就驱车赶到江城,大晚上又留宿在一个男人家里,恰好小雨

又认识,回去真不好解释。

陆齐得寸进尺,握住顾菀清的玉手还不止,五根骨节分明,瘦长的手指轻易

即开顾菀清左手五根手指,牢牢嵌进去,令她挣脱不得。

「 妈妈,你怎么了?」

「有......有蚊子, 妈妈拍一下。」

「啊,都下雪了,还有蚊子吗?」

「对呀,大城市和乡下不一样,因为城市热岛效应,温度比乡下高,所以蚊

子活得也比乡下的时间长。」

「 妈妈,什么叫城市热岛效应呀?」

「呃......这个等你读到高中地理就知道了,就是一种地理现象。」

这边母女俩从下雪天为什么会有蚊子开始谈到城市与乡村的差异,旁边的陆

齐干脆背靠沙发,用指腹轻轻研磨顾菀清光滑细嫩的掌心。甚至微微闭气双眼,

舒服地享受起来。

只是摸手而已,竟让他有种目前犯的快感。

美人就是美人,连手摸上去都如此令人享受,明明都四十五了,皮肤还是如

玉一半滑腻,真看不出来她还是个下得了厅堂的美妇。

而自己竟如此幸运,遇上她,爱上她,得到......似乎还没得到,但很快,他

要完全占有她,她只能是他的专属。男人的占有欲极具上升,纵然因为今天上午

烧晕了头,差点伤害顾菀清,陆齐看着时不时用一双美眸瞪着自己的她,依然想

疯狂的占有。

模了半天手,把五根手指头挨个把玩一遍,陆齐的魔抓不安分地伸向顾菀清

的大腿。

尽管隔着黑色针织半裙和一层保暖底裤,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顾菀清大腿肌

肤的美妙触感,骨肉匀称,浑圆有型,富有弹性。

只是这次,顾菀清可不惯着陆齐了。被松开的左手试图把陆齐的大抓拿开,

无奈力气太小,只好改掐。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也没使多大劲,却让陆齐愈发放肆,大手侵犯了腿上

的每一处,甚至隐隐有伸到腿心的趋势。

顾菀清急了,这回可不管他痛不痛,掐住陆齐手背上的肉,牟足了劲的拧。

陆齐手背上的皮和他的脸皮一样厚,但还是受不住顾菀清用拧。吃痛之下,他只

好收回自己的魔爪。

但贼心不死,又继续握住顾菀清的左手。

「就这样了,小雨, 妈妈明天中午就到家。」

「 妈妈再见。」

「再见。」

「啪。」清脆的拍打声响彻客厅。

「哎哟。」陆齐佯装很痛的样子,「怎么了,菀清姐?」

顾菀清立刻往右边挪了下臀部,与陆齐拉开距离。白皙的鹅蛋脸上,肌肤染

着桃花似的红晕,一半因为羞涩,一般因为愤怒。

她真的生气了,陆齐这是摸手还好,她只归咎于他对她迷恋,可是这家伙竟

然越发得寸进尺,摸完手还敢摸腿。

陆齐察觉到顾菀清神情不对,立刻低下头,「对不起,是我过分了。」

气氛变得沉默,偌大客厅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顾菀清两手交叠放在双腿上,身姿挺拔,坐得端庄优雅。那一双清澈的眸子

盯着陆齐,看得他感到有些压抑。

就是如此奇妙,当顾菀清软弱的时候,他会生出欺负她的念头;当顾菀清态

度强硬一些,以致于变得生气,他就完全不敢在顶撞她。

「这样轻薄我,你是不是很开?」顾菀清打破了沉默的气氛,语气也变得不

再温柔。

「抱歉。」陆齐说。

「你也对你身边的其他女性这样做吗?像你这样富有的男人,身边主动的女

人应该不会少吧?是不是在她们身上习惯了,所以觉得我也是那样随便?还是说

以为我也和那些女人一样,因为的你长得帅气,又是亿万富翁,所以就主动靠近

你,诱惑你,偶尔的生气还是对你的欲擒故纵?」

一连串的诘问令陆齐哑口无言。他甚至不敢与顾菀清对视,他发现自己在她

面前,就如同一道透明玻璃,心里所想被 窥视得一清二楚。

他从不认为顾菀清是随便的女人,但确实认为顾菀清也喜欢他,不敢说百分

百,但肯定与他的财富和外貌有关。他没有因此就看轻顾菀清,毕竟这是人之常

情。「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他爱上顾菀清,不也是第一眼被她倾城绝世的外貌吸引吗?

他承认自己心里有些龌龊,但也不想被顾菀清误会。

「我说过,这么多年,的确有很多女人带着 不同的目的围绕在我身边。但我

根本就没有喜欢过谁,甚至连一夜情都没有。因为前女友一声不吭的离去,让我

对女人产生不信任感。再加上公司业务忙得要死,我对所谓的爱情也没放在心上,

只觉得是可有可无,虚无缥缈的东西。」

陆齐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不是遇到你,或许我会真的和周淇联姻,虽然我

不喜欢同样强势的她,但对于齐远集团发展有利,我又何乐而不为喔?」

「是因为我吗?」顾菀清问。

陆齐点头,「因为我遇到了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甚至敢大言不惭地说我

爱你。或许你觉得很可笑,我们相识还不到两个月,我就敢轻易地说爱这个字。

但是菀清姐,不要误会,我对你的爱,并不廉价。当然,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可

以不接受。」

「可你也不能对我如此轻薄,至少要尊重我。」

「对不起。」陆齐忽而欺身靠近,认真地看着顾菀清的眼睛,「那你对我是

什么感觉?至少也算喜欢吧。」

陆齐有把握,顾菀清肯定也喜欢着他。否者怎么会如此关心他,接受他的亲

近。

顾菀清的眼神变得飘忽不定,她避开陆齐灼热的目光,欲言又止。

「难道菀清姐不喜欢我吗?」陆齐的心情失落到极点,明明顾菀清表现出来

的行为就是喜欢他,却为何坚持不肯出口承认。

她在顾忌什么?

顾菀清摇了摇头。

陆齐急忙追问,握住她的两只手臂,「喜欢,还是不喜欢?」

「我可以不回答吗?」

「不行。」

「难道男女之间就不能存在友情吗?」

「啊?」陆齐一愣,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心里咯噔一下,「女人,你逗我玩

喔?」

顾菀清说完这句,差点也忍不住笑出声。实在是陆齐逼得太急,既不敢说出

两人是亲生母子的真相,又不能说喜欢而让误会继续下去,气急之下,扯了这么

一句打马虎眼。

真是嘴硬的女人。陆齐冷静下来,发觉自己过于着急了。顾菀清毕竟不少二

十岁的小姑娘,与她相识不到两个月就说爱她,换位思考,的确不太真实。当然,

陆齐心里清楚自己对顾菀清的爱没有参杂半分虚假。

离开客厅,走到书房,视频听取集团各部门负责人日常汇报工作,做了简单

评价和安排,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看一眼手表,已经到了晚上11

点零五分。

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忽然听到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顾菀清问道。

「进来吧。」陆齐应道。

书房的门没有关,顾菀清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

她刚刚洗完澡,身上的衣服换成了贴身的丝绸睡衣,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

疑。两截白皙的小腿尤其引人注目。

顾菀清身上的幽香混合着沐浴露残留的香味,逐渐勾起陆齐生理的欲火。

她很敏感,把咖啡放到书桌上,说了句早点睡就匆匆离开。

陆齐抬起咖啡喝了口,脑海里还是女人离开时的背影。

到底该如何攻略喔?陆齐真的很苦恼。

顾菀清的聪慧是他迷恋她的原因之一,这时候,他却希望她傻一点,冲动一

些。

一直以来,自己对她都是攻心为上,想让她逐渐开放那颗闭塞的心,但成效

不太理想。今天尝试了身体上的接触,令她很生气。但身体上的攻略真的就不可

行吗?

陆齐反思了一下,发现自己犯了两个让顾菀清生气的错误。一是如她所说,

过于轻薄,实在不尊重;二是她还在跟女儿小雨视频,自己就在一旁直接动手动

脚,顾菀清本就不是那张随便的女人。陆齐倒是爽了,享受着目前犯的快感,以

此为乐,却让顾菀清 十分难受。

另外,客厅也不是调情的好地方,尽管只有他和顾菀清两人。

所以,到了床上喔?

第三 十三章

换上睡衣,抱着枕头,陆齐踏上楼梯,走向顾菀清的卧室。

只要顾菀清开了门,让他上床,那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何必要她亲自说出口。

陆齐也很清醒,攻略计划只可徐徐图之,用强迫的方法绝对不可以,他万万

不想伤害心爱的女人。

站在顾菀清的卧室门前,陆齐举手就要抠门,忽而想到了什么,毫米的距离,

停下了动作。

「就这样敲门,依菀清姐的性格,只怕都不让我进去,想上她的床就更难,

嗯......」

陆齐灵机一动,想出了个自以为 十分聪明的办法,以至于兴奋之余,忘了控

制脚步,快速跑下楼梯,冲进自己一楼的卧室。顾菀清恍惚之中,还未完全入睡,

被陆齐闹出的动静吵醒。

拔掉空调电源线,咔嚓一刀剪断,然后嫁祸给老鼠。考虑到顾菀清心思缜密,

不好骗,陆齐张嘴就在被剪断的空调电源线断口处咬了几个牙印。

另外,直接想上人家的床也太直白了,应该委婉一些。

「咚咚咚。」

「陆齐,有事吗?」

「菀清姐,实在抱歉,房间空调坏了,实在冷得我睡不着,我想......」

「空调坏了?嗯......」顾菀清说,「那你去客厅睡沙发吧。嫌窄的话就把两

张沙发平在一块,正好防止翻身掉到地板上。」

「好,那我去 睡客厅。」陆齐下意识地点头,他也觉得顾菀清的建议不错。

走了没两步才意识到不对劲,明明是要上顾菀清的床,怎么傻乎乎地就要去

睡沙发。

睡什么沙发,傻子才睡沙发喔。

返身折回门前。

「菀清姐。」

「怎么了?」

「客厅开空调太耗电了,现在不是提倡低碳生活吗?我也想省节约点电费。」

「嗯,然后喔?」

「你看,我能不能进你屋里打个地铺,这样就可以不用浪费电。我也可以陪

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全。」

「这样不合适吧,干脆你来这间卧室睡。我去你的卧室,被子里面捂一会儿

就热了。」

「啊?」

陆齐急了,忙道:「不行不行,太冷了你会感冒的。」

「呵呵,没关系。」房间里传来顾菀清起床穿衣服的声音,「我虽然不年轻,

但抵抗力还行。而且在乡下的冬天,偶尔也会停电,没有空调我也能睡得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看来顾菀清真要下楼到陆齐卧室睡。

这......岂不是很丢脸。自己血气方刚,身强体壮的大小伙子睡有空调的房间,

让顾菀清去受冷。

陆齐急中生智,喊道:「可是我房间可能有老鼠啊。」

话刚说完,门被拉开,顾菀清站在陆齐面前,一头乌黑的秀发有些散乱。

「没关系。」她微微一笑,「我去 睡客厅。」

「那也不行,客厅就挨着厨房,更可能出现老鼠。」陆齐摇头,生怕顾菀清

就要走出来,赶紧上前一步,堵着门。

顾菀清哭笑不得,「可二楼不是还有其他房间吗?这间应该也是卧室吧?」

顾菀清看了眼陆齐身后的一道门。

「这是我爸妈以前的卧室。」尽管脸上带着笑意,陆齐的语气里多少能听出

些许落寞。

「这......」顾菀清有些尴尬,同时心里对陆齐感到深深的愧疚。当初的分别,

是她亲手造成的。可不那么做,母子俩可能都无法存活。纵然再不舍,她也不可

能浪费丈夫用生命换来的宝贵时间。

「好了好了,我就去打个地铺,不碍事的。」陆齐说着,抱着被子铺垫,直

接推着顾菀清走进她的卧室,顺带着踢脚往后一踢,把门提关山。

然后,在顾菀清的注视下,陆齐蹲下身子,在床边的地板上装模作样地铺垫

子。

身为他的 妈妈,顾菀清怎么会忍心看着儿子在床边打地铺睡觉。

关灯十几分钟后,黑暗中响起温柔的女声,「上来吧,一起睡。」

「可......可以吗?」陆齐窃喜不已,还故作推辞,「菀清姐,我睡地铺就行

了。」

他倒是没看到黑暗中顾菀清投来的白眼。

「睡地铺对身体不好, 容易得风湿病,特别是在天气冷地时候,上来吧。」

顾菀清朝床的左边挪了挪身子,把捂热的位置让给陆齐。

这个时候再推辞就不是人了。陆齐麻溜地站起来,又麻溜地钻进顾菀清的被

子里。

好 温暖,还带着淡淡的幽香。

「菀清姐,就委屈你了。」嗅着醉人的幽香,陆齐对近在咫尺的顾菀清说。

「嗯,快睡吧,明天我就走了。记得找人把电线修好,或者睡这间卧室也行,

总之,不许再感冒了。」

「好,我向你保证。」

陆齐激动得简直想唱歌跳舞庆祝一番。此时此刻,屋外大雪纷飞,似鹅毛般

簌簌飘落,寒冷刺骨的北风席卷江城的每一个角落,似要带走每一似热量。

万家灯火齐暗,整个城市安静了不少。

陆齐就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共同躺在一张床上。他嗅着她身上那股独一无二的

馨香,聆听着她平稳又有节奏的呼吸,不知不觉中,迷迷糊糊地也睡着了。

这种情况下,他竟然睡得着觉?

他不仅觉睡得很香,还做了个温馨的好梦。

可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反复响起,愤怒中带着急切。

「喂,别睡了,好不 容易上床,你真当柳下惠啊?」

「还不抓紧机会,她明天就走了!」

「靠近一点啊,你都没碰着她的身子。」

「没关系,她不会生气的,你可以再过分一点。」

「假装翻身,压上去啊。」(破音声)「完了,没出息的家伙。」

......

这个声音,好像就是陆齐自己的。

当他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半。身侧的美人不知何时已经起床离开。

陆齐傻愣愣地看着顾菀清睡过的位置,又抬眼看向窗外白茫茫的雪景,好半

天喃喃自语:「我竟然什么都没做?」

下楼,顾菀清已经做好早餐等他。

试着挽留顾菀清多住几天,她一直微笑着摇头。

临别前,顾菀清再次为他整理穿,叮嘱他注意防寒保暖,定时吃饭。

陆齐像个委屈的孩子,大着胆子把顾菀清搂在怀中。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只是静静享受与顾菀清拥抱的感觉。出人意料地,顾菀清没有推开他,反而也伸

出双手抱着他。

顾菀清回家,陆齐去公司上班,二人同时出门。

还以为又要分别,没想到别墅区出口大门边穿着防疫服的工作人员却给了他

一个天大的惊喜。

「先生您好,由于昨日的核酸检测中,本小区检测出三例新冠阳性,按照江

城相关防疫政策,区政府决定对本小区暂时实施七天封禁,禁止一切人员外出,

后续解封时间具体看疫情状况如何。」

「嗯......啊?」陆齐愣了一下,这才惊觉,又他妈的出现疫情。

「艹。」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盘,陆齐眉头紧皱,烦闷不已。

被封禁倒是其次,主要他怕疫情范围扩大,让还没完全从上次疫情打击下缓

过来的公司经营再次雪上加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