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方的缘 > 【方的缘】25

【方的缘】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歪糕

2022/11/21

第25章: 妈妈下面给我吃

夜,更加深沉了。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没了食客的小食街,就像没了游客的游 乐园, 空洞,萧瑟,甚至还带着一丝

诡异的阴冷,死气沉沉。

小面馆里,却是春意盎然,暖盈盈的。

方杰被 妈妈抱着,感受着她火热柔软的身体,鼻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周遭的空气 十分暧昧,小面馆的玻璃窗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窗外的街道

似真似幻,仿佛将小面馆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遗世独立。在这个小小的世界

里,只有方杰和 妈妈两个人,小王子的星球上尚且有狐狸和玫瑰相伴,但在方杰

母子二人眼中,他们此刻只有彼此。

方杰不敢轻举妄动,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他生怕一个不留神,眼下的情形

便会沿着无可挽回的斜坡向下滑去,直至再也无法回头。桃姐和李瑾的事还历历

在目,方杰实在不敢掉以轻心。

妈妈一直紧紧抱着他,没有一刻松懈。尽管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抱着他的

也是他最熟悉的人,但方杰的心却冷飕飕的,身上大汗淋漓。

最后打破这紧张气氛的,是方杰的肚子。

他一整天没吃东西,下午的面条也只吃了几口而已,这会儿饿极的肚子终于

决定开始抗议了。

妈妈扑哧一笑,松开抱住方杰的手,气氛缓和了些许。

她说:

「你一定饿坏了吧?我下面给你吃!」

这句tvb的经典台词,最近几年已经被人给玩坏了,方杰无法直视。

不过,总算有一件事可以稍微分散两个人的注意力了,不必在这里面对面的

大眼瞪小眼,想必他和 妈妈都会觉得自在不少吧?

妈妈起身去了后厨,方杰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在后厨呆了很久,以方杰对 妈妈的了解,她绝不可能只是简单的煮一碗面

那么简单。果然, 妈妈再次从后厨出来时,带来的是一桌极为丰盛的菜肴,方杰

毫不夸张的说,他和 妈妈共同生活了快三 十年,哪怕是年夜饭,他都没见过这么

丰盛的菜式。

「干嘛做这么多?」

妈妈搓着围裙的边角,有些扭捏的说:

「我也没吃饭,就多做了点,你快尝尝,我的手艺比当年可是强不少喔!」

方杰没客气,给自己填了满满一大碗饭,又给 妈妈也盛了一碗,之后便开始

大快朵颐起来。

「好吃吗?」

「嗯......唔......好吃!」

方杰是真的饿了,不停往嘴里塞着菜,别说尝味道了,他甚至连嚼都没怎么

嚼,便一股脑的咽下肚去。

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满满的盛着琥珀色泽的药酒,她

费力的拔开塞子,浓郁的酒香瞬间四溢出来,连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方杰闻了,都

啧啧称赞,这酒可真香!

「哪里来的酒啊?」

妈妈拿勺子舀了两碗,递给方杰一碗,说:

「隔壁老王家送的,哦对了,我都忘了你不记得他了,他那个人啊,平时就

喜欢捣鼓这些,前阵子我见到他,他非要送我一罐,我一直没想起来喝它,搁着

搁着,就放到了现在......」

隔壁王叔叔啊......

方杰对他有印象,听说他年轻的时候烟酒不离手,把身体给搞坏了,但还是

舍不得那一口黄汤,于是打起了泡药酒的主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

他是久病成医,还是拿自己当 小白鼠试出了心得,泡出来的药酒居然还不赖,他

有时候会送给街坊邻居一些,喝过的人没有不夸的。

妈妈说:

「喝点?」

方杰早就好奇这个王叔叔的药酒有多神奇了,再加上他也确实需要一些酒精

来麻痹自己,于是点点头,说:

「好,那就喝点!」

酒是直接拿碗装的,喝起来没个深浅,方杰一大口灌下去,从胃里到全身都

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妈妈也喝了一口,方杰看她喉咙咽了几下,大概是没少喝。她喝完之后脸蛋

红扑扑的,不断用手掌扇着风,看起来很热的样子。

她说:

「这还是我第一次喝药酒,别说,还挺顺口的!」

方杰知道 妈妈平时几乎不喝酒,担心她喝多,便叮嘱她:

「少喝点,这酒虽然喝起来不冲,但度数怕是不低,喝多了 容易醉的......」

妈妈红着脸,又喝了一口,说:

「怎么,我还不能醉一回吗?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要你管我!」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妈妈便继续喝。

她几乎没怎么吃菜,只顾着喝酒,方杰心里面装着雪莹和李瑾的事,心烦意

乱,于是也跟着一起喝了不少。

喝到后来,他越喝越热,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疯狂流汗,汗水不断从两边的

脸颊流下来,再沿着下巴滴到地上,这会儿他脚下的地面已经湿了好大一块。他

已经将外套脱掉了,如今只剩下一件单衣,但还是觉得热,

妈妈也不好受,她平时在后厨对着煮面的大铁锅,一站就是一整天,都很少

见她出这么多汗,这会儿却是流汗不止。汗水将她的头发都打湿了,鬓角的头发

一绺一绺的,紧紧贴在脸上。

「怎么回事......屋子里有这么热吗?」

方杰撸起袖子,他没法再脱了,再脱下去,他就要赤膊了。

妈妈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还在不停的喝着酒。

视线有些模糊了,这酒的度数果然不低,他站起来,想要拦住 妈妈,不让她

再喝了,谁知道刚一站起来就一阵天旋地转,他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又跌回到

座位上。

......这酒,好像不太对劲!

他问 妈妈:

「这酒......酒里都放了什么啊?」

妈妈摇摇晃晃的拿起罐子,此时里面的酒已经空了一大半,密密麻麻的材料

从黄澄澄的酒体里露了出来, 妈妈眯着一双醉眼,一样一样的数着......

「党参,鹿茸,枸杞,山药......咦,这个是什么,怎么好像没见过?」

方杰瞥见一根黝黑细长的东西,立刻冲上去将酒罐子夺了过来,说:

「这个隔壁老王......我怎么瞧着他送的酒,不像是什么正经的酒啊!」

「啥......不正经?」

妈妈痴痴的笑了,显然是听懂了。她虽然已经醉得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但

还是调笑方杰道:

「不正经怎么啦......你也 年纪一大把了,补一补,不是挺好的嘛......」

妈妈只当方杰是自己的「旧情人」,因此毫不避讳的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说着

荤话。方杰面红耳赤,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别扭,只好上前去夺 妈妈手里盛着酒的

碗,但他也喝多了,手上没能控制好力道,酒水溅了两个人一身。

他抓着 妈妈的手,说:

「别喝了,你已经喝多了......」

妈妈突然站起来,贴得他很近,几乎要贴在他的身上。刚才泼洒下来的酒水

将她胸前轻薄的衣衫打湿了一大块,胸罩的印子透过被打湿的布料透出来,方杰

看得清清楚楚。

她张开嘴,嘴里香甜的酒气喷在方杰的脸上,对他说:

「可我就是想喝,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她直视着方杰的眼睛,眼神决绝,没有一丝一毫退缩。

方杰气血翻涌,浑身血液不受控制的涌向头顶,脑袋里的血管承受不住这般

压力,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生疼。

妈妈是故意的!

她明知道这是催情助兴的壮阳酒,但她还是偏偏要喝!

而且她故意说出那番不怕醉的话,是要暗示什么?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时, 妈妈突然毫无预兆的扑进他的怀里,她的身子软绵绵的,柔软得像是

没有骨头。『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方杰搂着她, 妈妈软糯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出来:

「啊......头好晕!」

「你醉了。」

「也许吧......」

她继续伏在方杰怀里,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国华......」

「嗯,我在。」

「国华......」

「你喝多了。」

「国华......」

妈妈的呓语不断发出来,方杰的脑袋也一阵阵发昏,像一团浆糊一样,几乎

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但毕竟从小在这里长大,他总算还认得回家的路。 妈妈和他住的地方,就在

小面馆后面那栋居民楼的二层,从店里走过去不算太远,但也得绕一圈才行。

可 妈妈这个样子,她还走得了那么远吗?

方杰晃了晃发昏的脑袋,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重,脚下的地板越来越软,像是

随时要陷进去似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大概是背不动 妈妈了,不然上楼梯

的时候摔上一跤,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妈似乎醉得愈发厉害了,她的身子在方杰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嘴里的

呓语也愈发的模糊不清。

她突然 挣扎着从方杰的怀里挣脱出来,勉勉强强站稳了身子,喃喃道:

「国......国华......你......吃饱了吗......我下面给你吃......」

说着,摇摇晃晃就要去厨房。

方杰连忙拉住她,说:

「我饱了,真的!」

妈妈痴痴的笑着,说:

「你骗人......你还没吃过我下面......怎么就饱了......」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了?

方杰神经也是大条,他不知好歹的接了一句:

「我怎么可能吃过你下面......你又不给我吃......」

妈妈愣住了。

方杰反应了过来,自己喝多了嘴瓢,一时间竟开起 妈妈的玩笑。

哪知道, 妈妈突然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说:

「哟呵......原来你想吃我下面啊......你早说嘛......我又没说不给你吃......」

妈妈自十几岁起就在市井摸爬滚打,直到今天。她生得漂亮,而且街里街坊

都知道,她家里没有男人,这些年假借吃面条的名义过来闹事的地痞流氓, 妈妈

见得多了,什么骚话她没听过?

别看 妈妈老古董一个,智能手机也不太会用,不会、也没时间上网冲浪,但

人家可是天天在线下真人「冲浪」的,方杰这个儿子跟她比起来,实在嫩得太多

了。

方杰没敢接 妈妈的话茬,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这会儿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

猴屁股,不全都是因为喝了酒。

「怎么......你不信?」

妈妈说这话的功夫,竟然当着方杰的面,站在头顶明晃晃的大灯下面,一下

把裤子褪到了膝盖下面。

方杰根本来不及反应,头顶的灯很亮堂,光线毫无遮挡的照在她身上,以及

她的腿上,她胯下到膝盖上方的肌肤完全赤裸出来,赤裸得很彻底,甚至她两腿

中间那丛茂密的毛发,也被方杰瞧得清清楚楚。

「唉......你......你这是做什么......」

方杰不忍直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他们此时还在面馆里,虽然面馆的大门

被锁上了,但面馆的窗子是没有窗帘的!屋子里的灯这么亮,只要外面的人眼睛

不瞎,一眼便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方杰也是昏了头,到了这会儿还没想明白主次,竟然撇下 妈妈,跑去关店里

的灯去了!

他熟门熟路,顺利找到灯的开关,随着「 啪嗒」的一声,周遭瞬间陷入一片

黑暗当中。

方杰眯着眼睛,摸着黑从原路折返回来,瞳孔好不 容易适应了窗外透进来的

街边微弱的灯光,赫然发现, 妈妈正站在饭厅的正中间,正面对着他......

而她的身上,竟脱得一丝不挂!

街边的路灯有一种淡淡的冷白色,映在 妈妈洁白的胴体上,她就像一尊 白玉

雕成的观音像,玲珑剔透,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她浑身的皮肤微微泛红,大概是

喝了不少酒的关系,这反倒令她愈发迷人了。

方杰愣住了。

他痴痴的看着赤裸的 妈妈,他和这个女人朝夕相处了三 十年,还从未欣赏过

眼前这番美景。一种异样的危险情愫在他心里面升腾起来,他现在不是方杰,他

是方国华,他是 妈妈的旧情人,或许他真的可以......

不,不行!

她毕竟是自己的 妈妈啊!

可那又如何?她又不知道!

方杰的内心还在做着激烈的 挣扎,没有注意到 妈妈已经朝他扑了过来,一头

扎进他的怀里,赤裸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方杰将手放在 妈妈赤裸的后背上,发现她抖得厉害。他紧了紧手臂,将 妈妈

用力抱在怀里。 妈妈胸前的双峰被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方杰能明显感觉到那里

带来的柔软触感。

背德的刺激电流贯通脊柱,脊柱一阵阵发麻。胯下的小兄弟蠢蠢欲动,已经

将裤裆顶起来,戳在 妈妈耻丘上那丛浓密的毛发上了。

妈妈的声音从怀里传出来:

「国华,我想再要一次,你可以给我吗?」

妈妈身子抖得厉害,但声音却清晰无比,早已没了先前那般呓语的模样。

方杰残存的理智提醒着他,他勉强的说:

「不,这不合适......」

妈妈突然抬起头来,眼神坚定的盯着他,说:

「可我就想!」

方杰撇开头,他不敢去看 妈妈的眼睛,语无伦次的说:

「可......我......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孩子......我......」

「这不公平!」

妈妈突然提高了音量,说: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你,从来没有过其他男人,你自己可倒好,有了

老婆,有了孩子不说......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这......」

方杰无言以对。

妈妈已是泪眼汪汪,眼看着又要哭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就当我瞎了眼,当年怎么就被你的花言巧语哄骗了喔?」

她说着,一把推开方杰, 挣扎着离开。

但她还是醉得厉害,脚步虚浮,又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方杰冲上去拉住她,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平衡性,虽然将 妈妈拉了过来,但他

自己却是再也站立不稳,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妈妈被他拉着,也跟着倒了下来,将他当成肉垫,压在他身上。

紧接着,被无数狗血偶像剧演绎了无数次的桥段居然真实的上演了, 妈妈的

嘴唇向下跌过来,在惯性的驱使下,准之又准的印上了方杰的嘴唇。

酒精的效用,似乎在一瞬间彻底爆发了。

全部的理智全都离方杰而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住 妈妈,开始疯狂的

亲吻她的嘴唇。

妈妈也动情了,瞬间进入忘我状态,两个人在深秋的深夜里,躺在小面馆的

地板上,忘情拥吻。

妈妈的嘴唇很软,舌头很湿,急促而炙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脸颊上,有一种他

很熟悉的味道,这味道让他发狂。

他的手掌开始在 妈妈的裸背上四处游走,来到她丰满肥硕的臀上。 妈妈此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