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繁体版 简体版
第一版主网 >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 >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第三十六章)

【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第三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作者: 乐福不受

2022/11/22

翌日中午,秦天正享受着天人之乐,狐九狸和炎朵儿穿着性感的蕾丝 内衣,

穿着高跟鞋和 黑色丝袜,像是在走维密秀一般,在秦天身前展示她们性感丰满的

身材。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top

而舞冰蝉穿着一件很短的水蓝色的水手服,裙子很短,连屁股都遮不住,衣

服也是短了一截,被她发育极好的胸部撑起,露出了纤细的腰肢和可爱的肚脐眼,

连大片乳房都能从下方看到,在穿着一对过膝白丝,可爱的同时又非常的色气。

「夫君,这衣服好羞耻啊,屁股都遮不住...。」舞冰蝉坐在秦天身边,给秦

天喂了一颗灵果,脸颊绯红,时不时的总会伸手去扯裙子遮挡屁股。

狐九狸则是呵呵一笑,颠了颠自己的豪乳,说道:「不过这个叫胸罩的东西,

穿着很舒服啊,而且还很好看。」

「主人....。」

这时纪若嫣从门外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渔网袜兔女郎,由于胸部太大,

衣服都只能遮挡住乳头,大片雪白的乳肉暴露在外。

「哇,若嫣阿姨这件衣服比我的还要色...。」舞冰蝉大叫了一声。

舞冰蝉这一声,让纪若嫣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宁愿全裸,都不想穿这种羞人

的衣服,但这是秦天的命令,她只能穿着。

秦天满意的一笑,看着就是养眼,他让几女都坐下,吃些东西,等会就准备

返程,回落痕仙朝。

「主人,这份名单给你。」

纪若嫣一手捂着可能随时都要弹出来的巨乳,将一个玉简递交而来。

秦天伸手接过,顺带将纪若嫣的衣服给扒了下来,顿时一对雪白绵软的巨乳

弹了出来,笑道:「去给我挤杯奶。」

「若嫣阿姨,我也要..。」舞冰蝉连忙举手,上次喝了一口,发现真的挺甘甜

可口的。

「那个.....若嫣妹妹,要不你给我来一杯尝尝?」狐九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道。

「还有我...。」炎朵儿也说道,她是真的好奇,纪若嫣的奶有那么好喝吗?

夫君那么喜欢。

「你、你们...等一下..。」纪若嫣现在羞得脸都红了,她拿出四个杯子,然

后双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手指捏着乳头,然后手开始往前挤压。

很快就看到她胀硬的乳头喷出了奶水,顿时整个房间就弥漫了一股奶香味。

秦天见此呵呵一笑,美妇现场挤奶,还真是一道美妙的 风景,趁着纪若嫣挤

奶的时间,他拿起玉简,扫了一眼。

纪若嫣办事还是挺靠谱的,这份名单上罗列着六个人的名字,皆是道身境内

数一数二的高手,其中详细介绍了对方的生平、能力、战绩和目前状况之类。

「就先从她开始吧。」秦天眸光闪烁。

「主人,请喝...。」纪若嫣将一杯现挤的奶,递到了秦天身前。

秦天放下玉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点了点头,笑道:「唇齿留香,回味无

穷啊。」

「嗯,若嫣妹妹的奶确实挺顺口的....。」狐九狸舔了舔嘴唇,虽然表情有些

怪异,但确实味道不错。

「奶水中还有淡淡的灵气,要是多喝,对修为有所帮助。」炎朵儿也认可纪

若嫣的奶确实很好。

「若嫣阿姨,在我来一杯!」舞冰蝉一口气喝完后,再次将杯子递到了纪若

嫣面前,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纪若嫣这样被夸得有点害羞,这群家伙加起来几千岁了,却在这里找她要奶

喝....。

秦天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中也是高兴,他将杯中的奶一口气喝光,站起身

说道:「若嫣的奶可是很多的,你们想喝多少都可以,哈哈哈。」

「不是...主人....我....啊...冰蝉小姐你吸慢些.....呜.....九狸姐姐你

怎么也....啊....给我女儿留些.....。」

看着被狐九狸母女扑到吸奶的纪若嫣,秦天也笑了,说道:「我去处理一些

事情,你们喝够了,就换好衣服,先出发去回落痕仙朝 ,我稍后就到。」

「嗯,夫君放心。」炎朵儿点头应道。

........。

天池圣地。

这是在碧 天道域内名声鹤起的强大圣地,在碧 天道域天池圣地也是一流实力,

虽说没有大帝、准帝坐镇,但因为一人,也无人敢动天池圣地。

然而此刻,天池圣地内却是气氛低沉,

「咳咳...我的寿命已经无多,已经支撑不下去了。」

天池圣地最深处的禁地之中。

瑶光老祖,坐在一个蒲团之上,她虽然老迈,皮肤枯皱,但从哪眉眼之中还

依稀能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和美艳,她每次呼吸都能够带起一阵空间的涟漪,可

见其实力之强大,但即便如此,依旧难以掩盖周身气血开始衰败,气息不足,周

身弥漫着死气的迹象。

这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老祖....。」

在禁地中,所有天池圣地的高层,都面色难看,眼中带泪。

先人将逝,后辈无人,她们天池圣地已经是外强中干,处于被灭亡的边缘了。

「哎...大道难寻,帝位难成,我终究不过这世间一捧黄沙。」

不入大道,不成帝位,就注定这一身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天赋都会成空,到

最后甚至连名字都会被人遗忘。

「我们天池圣地仇家很多,而且都是女弟子,早就被人窥觊已久,一旦我陨

落,他们必会向我们发难,抓你们去当炉鼎,受尽欺凌,生不如死,你们趁我还

有些时间,让圣地内的弟子们都自行散去,隐姓埋名或者另投其他宗门,多少还

有些活命的机会。」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直接哭了出来,没了瑶光老祖坐镇,他们这些人恐怕会

顷刻尸骨无存,一想到昌盛了万年的天池圣地居然会沦落到这般下场,众人难免

心中悲痛。

瑶光老祖面容古朴,眼中流露着不甘和难过。

天道何其不公!

自己天纵奇才,拥有七彩仙脉,自幼便惊才艳艳,三十岁成就证道境,不足

百年便达到道身境!这种超然天赋,整个大千道域都是极其少有。

本以为,一路突飞猛进,晋升圣人之位然后步入帝位,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可哪想到,天命竟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半点眷顾,道身境之后蹉跎万载,直

到此刻身形腐朽,寿元将尽,却依旧停滞在圣人境的大门前,连门槛都没有迈过

去。

从年轻风华正茂的天之娇女,一晃世间沧海桑田,日月轮转,她已变成了一

个老太婆,这一生是何其的短暂,她不甘。

在万载岁月任由她如何的努力都找不到一条适合自己,能让自己晋升的大道

之力,任由她如何的刻苦,如何的闭关修炼,都没有半点进步,到现在她也只能

尽可能的延续自己的寿命,多庇护圣地几年。

毕竟像宫宵月、纪若嫣、秦皇天这种人还是占极小数的,更多的是瑶光老祖

这种人。

众人虽有不愿,但眼前的局势容不得她们选择,只能一一像老祖跪拜磕头,

离开了禁地。

就在这时,瑶光老祖身前空间闪烁,一道全身发着白光的身影从虚空中踏出。

「我还没死,竟敢闯入我天池禁地!」

瑶光老祖双目神光炸现,一道圣洁的七彩神光从瑶光老祖身上爆发而出,恐

怖的灵气炸裂,恐怖绝伦。

「七彩仙脉,有趣。」白影毫不在意向他冲刷而来的七彩神光,只是眼神略

带兴趣的看着她。

七彩神光,可冲刷神魂,泯灭灵性,只要被七彩神光击中,神魂不保,可谓

是非常厉害和恐怖的一种神通。

在七彩神光的冲刷下,白影瞬间就破灭,但就只有几息的时间,又再次汇聚

而成,站在了瑶光老祖的身前。

「阁下到底是何人?」瑶光老祖脸色凝重起来,她没有在出手,就算想也没

有办法了。

瑶光老祖这一击用光了她的所有残余的灵气,体表华烁的七彩光芒也快速的

消散。

白影身形缥缈无迹,全身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连同衣物也是,脸上带着一

个没有五官的雪白 面具,看不穿真容。

「吾乃天帝。」白影淡淡的开口了。

「天帝!?」

瑶光老祖震惊莫名,这人好大的口气,她能感受到眼前这道白影只不过是一

个投影,而且还非常弱,这种点实力,也敢妄称天帝?

「哼,口气不小,你找我何事。」瑶光老祖冷声道。

这道白色身影,自然就是秦天了。

这是他借助山河社稷图,将他的身影投影而来,找到了在名单上纪若嫣评价

很高的瑶光老祖,瑶姬。

瑶姬虽然气血枯败,弥漫死气,但周身灵气环绕,体内神光依旧混沌滔滔,

如同看不透底的汪洋一般,稍微波澜起一丝,都带来恐怖的空间涟漪。

秦天点了点头很满意,纪若嫣办事确实够出色。

这瑶姬天赋非常的高,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步入踏天九境,三十证道,百年

道身。

七彩仙脉,能够孕育伴生神通七彩神光,在七彩神光冲刷之下,稍有不慎就

会落得神魂俱灭的下场,在万年之前,她曾经参加过道域之战,神光之下杀戮滔

天,甚至以道身境杀了一位圣人,硬碰圣人王而不落下风。

不过可惜的是天命不足,其一生都未能寻得大道之力,修为难以踏出哪一步,

以导致现在现在蹉跎老矣,寿元不足,已经是将死之人。

这样的人,完美的符合了秦天的要求。

「吾想来问汝,汝渴望大道之力吗?」

「装神鬼。」瑶姬嗤笑道:「大道之力,谁不渴望,但能找到适合自己的

大道之力何其 容易,你还是省省吧,这种空口白话,是骗不到我的,你以为可以

利用我对大道的渴望,就可以来拿捏我吗!」

瑶姬看的出来,眼前这道投影,并没有什么力量,她想,这多半是那个不知

死活小辈,看她快要死了,就用一些小把戏来这用大道之力来骗她,想要骗取天

池圣地内的宝物。

秦天微微一笑,也没有解释,只是缓缓的抬手。

一幅画卷在他身前张开,一股大道气息汹涌而出,画卷之上,风雷大动,雷

云浮现,狂暴无比。

又有金乌展翅,焚烧九天十地,万物死寂。

葵水滔天,林木苍茫,剑锋流转,肉身开天。

一道又一道的天地异象在画卷中不断的变换着,瑶姬见此,脸色大变,浑身

都忍不住的在颤抖。

「怎么会?!!」

她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惊惧,这画卷中的每一道异象,都可以让她立马身死道

消,就算是她年轻全盛时期也不敢触其锋芒,稍有触及恐怕都会肉身崩溃,血气

蒸发,死无全尸。

但更加让她不可思议的是,这画卷中居然全都是大道之力,而且还都是上位

顶尖大道!

瑶姬僵在了原地,满脸惊惧,全身颤抖不止。

要是眼前之人拿出一条大道之力,她还能淡定,可能是得到了某位大帝的传

承,可眼前的画卷之中可是有九条大道!

这哪里还是人力所为啊!!就算是古之大帝也没法拥有和掌握这么多大道之

力。

瑶姬看向秦天的目光瞬间就变了,恐惧、疑惑、谨慎。

「你到底是什么人!」瑶姬再次问出,但她现在的语气已然颤抖了起来。

「吾乃天帝。」

同样的回答,但这一次在瑶姬耳中,完全不一样,她只觉得眼前有道恢弘虚

影立于九天,他的眼中万物皆为蝼蚁,抬手可让道域崩碎,天地臣服。

「吾在问汝最后一遍...。」秦天看向瑶姬淡淡开口,语气平静无波,却又神

秘威严:「汝渴望大道吗?」

扑通。

瑶姬全身颤抖,直接跪了下来,她诚恳的跪趴在地上,「请天帝大人,赐我

大道。」

这是瑶姬这一辈子,第一次下跪,哪怕当年面对圣人王,她也会不顾一切,

宁死不屈,与之一战,但面前秦天,面对这人力不可触碰的奇迹,她跪的无怨无

悔。

「吾从万载岁月中苏醒,要重掌天地,汝可愿追随?」秦天老神在在的开口,

继续说道:「受吾之大道,成吾之帝妃,终生效忠于吾,于吾一起创造一个完美

的天地,若有 背叛,天地共杀之。」

这话虽然吹牛吹的很大,但越是这样瑶姬越是不敢怀疑,心中惊惧,认为秦

天是某个从远古沉睡中苏醒的古老神祇。

「我瑶姬,愿意成为天帝大人的帝妃,为天帝大人效忠,追随天帝大人。」

瑶姬没有犹豫,她 挣扎万载,都没有触及到半点大道,而此刻机会突然 降临

在了眼前。反正自己在不突破圣人境,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如拼死一搏!

「很好,放开识海。『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秦天伸手按向了瑶姬的眉心。

瑶姬不敢有丝毫的抵抗,放开识海,任由秦天种下印记,瑶姬感受了一下识

海,发现并没有半点异样,这让他对秦天的手段更加惊惧。

而在瑶姬的识海内,有一个缩小版的 外道天魔像种扎在内,只是瑶姬自己感

受不到罢了。

秦天现在可以感知到瑶姬的一切,哪怕是心里活动和想法,也可以控制他的

识海内的 外道天魔像投影,让瑶姬发疯、堕入魔道,变成一个毫无感情的魔道傀

儡。

秦天做完这一切,在天机图上看了一会,挑选了圣池大道,交给了瑶姬。

「吾今日传汝圣池大道,好好体悟。」秦天手指在天机图中一点,就将大道

之力抽出,送进了瑶姬的眉心之中。

瑶姬周身一震,一股恢弘之力从他体内爆发而出,在她的眼中万千大道衍化,

星辰转动,日月沉浮,无数大道感悟涌上了他的脑海中。

虽然只有几息的时间,但瑶姬仿佛经历了千万年,他眼中光芒散去,原本死

气沉沉灰蒙蒙的双眼,浮现了 一抹神彩。

她的七彩仙脉,仿佛是被激活了一般,绚丽的七彩光芒从她的体内喷涌而出,

将禁地染成了七彩之色。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光芒如同羽带 缠绕在瑶姬身上,原本干枯

皱褶的皮肤也变得光滑紧实,原本因为年老而佝偻缩小的身体,也在慢慢的变得

修长挺拔,不一会儿,原本锤死老妇、赫然变成了一位一脸圣洁,身材丰满的美

少妇。

瑶姬从空中落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自己指节分明,如葱般的白嫩

细手,一脸的错愕和惊讶,她不敢相信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光滑细腻,五官清晰

明朗。

她连忙拿出一面镜子,看着镜中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她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

来。

这才是她,那个风华正茂,傲世九天,一身天赋惊才艳艳,战力无双的她!

「我有大道之力了!我的容貌回来了,这才是我的样子....呜呜...。」

瑶姬先是仰天大笑,接着眼眸中水雾流转,泪如雨下,瑶姬哭了一会,连忙

跪倒秦天脚下,「咚、咚」的在地上磕着头,语气恭敬又虔诚:「多谢天帝大人,

瑶姬此生定当追随,绝无二心,瑶姬愿意为天帝大人付出一切。」

秦天给她的,就如同是再造之恩,秦天给瑶姬的不单单是一条大道之力,而

是给了瑶姬一个重新活一遍的机会,俗话说的好,再造之恩,恨无所报,现在的

秦天在瑶姬的心中的形象可谓是独一无二,占据了她的整个心。

「从今天开始,汝就是本帝座下帝妃之一,称号:瑶池圣母。」

秦天上前,捏住瑶姬的下巴,将她那圣洁无比的俏脸抬起,瑶姬没有反抗的

抬起头,看着眼前那神秘无比,缥缈若仙的身影,她老脸一红,多少年了, 她年

轻时傲气无比,但到了后面,为求突破下半生都在四处奔波,闭关修炼,虽然从

少女变老妇,她还从没谈过恋爱,喜欢过 一个人。

现在看着眼前这浑身充满了神秘的白色身影,她的那颗沉寂已久的芳心居然

开始 躁动起来。

「天帝大人....若你不介意,我现在可以为你侍寝....。」瑶姬被秦天抬着下

巴,俏脸嫣红,眼神迷离,犹如老树逢春,久旱逢甘露。

秦天食指大动,熟妇之魂跃跃欲试,不过他现在只是一道投影,有心无力啊。

「此事日后再说,天池大道奥妙无穷,好身体会,有事吾会找汝。」

秦天说完丢下一块令牌和一个 面具,身影消散。

瑶姬拿起令牌和 面具,对着虚空连磕了三个响头,心中却有些遗憾。

「天帝大人肯定是一尊从万古中苏醒的古老神祇!要不然,也不会轻易的将

如此贵重的东西馈赠于我,天帝大人不让我侍寝,是不是知道我什么都不会,伺

候不好他?天帝大人果然是无所不知,太强了!」

瑶姬心中下定决心,她要多去学习一下服侍男人这方面的知识,跟着天帝大

人,成就大帝只是迟早的事,所以她要更加努力的服侍天帝大人。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道域,逍遥剑宗内,在一处通天石峰之上,与云海齐

平,山峰不大,只有一古树,一石桌。

一位身着白衣仙裙的慵懒女子坐在其上,玉腿修长白皙,光腿赤足,看着就

想握在手中把玩,她相貌出众,气质绝尘,但她眉心却有 一抹死气,突然逍遥剑

宗内钟声响起,钟声二十七响,乃丧钟。

在满天云海之中,女子独坐饮酒,一股悲意从其流露而出。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女子摇头苦笑,将杯中之酒饮尽,看向云海之下,逍遥剑宗白衣素槁,众多

弟子长老身穿白衣,跪拜在山峰之下,恭送老祖最后一程。

「原以为能与大世争锋,踏入帝位,可不曾想连圣人境都突破不了,可笑、

可叹、可悲啊。」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好诗。」突然空间涟漪四起,一道白影从空间中踏出。

「是谁!」女子手中出现一柄清冽剑刃,出剑如有风雷,极其迅捷,雪白雷

光闪烁,神通浮现手中雪白剑刃直立苍穹,接引雷霆一剑砍出,神威煌煌。

「汝渴望大道吗?」

..........。

而同是一时间,数道白衣踏入各大道域的各方势力的禁地之中.....。

「汝渴望大道吗?」

沉睡在棺材中,已然将要死亡的某圣地前任圣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十万大山中,一位隐居不出世年轻时乃是绝代天骄的一位农妇,看着眼前

的白影,眼神惊恐..。

在 无尽天牢的最深处,被关押上万年,一个已经白发苍苍的女人,抬起她那

猩红的目光,看着牢房外那一道周身散发着白光,缥缈出尘的身影。

甚至在万兽山,太古皇族中,某个落魄的争世天骄,许久未有人踏访过的房

间内,她与一道白影互相站立着,眼中充满了警惕....。

秦天做完这一切,在山河社稷图内的一处海岛上设置了迷雾禁制,并让系统

分化出任务模组,放于海岛之中,虽说是一座海岛,但也是宽大无比,

青山绿水的环境,有仙鹤腾飞,有瑞兽奔驰。四周一座座群山云蒸霞蔚,颇

有仙家气象。

主殿恢弘壮丽,光是在气势上,就可以让人感到一股来自远古的威压。

他给那些的令牌可以传送到这座海岛之上,这里有任务栏,他们需要帮他完

成任务,给他赚取反派值,同时他们也会获得相应的贡献值,用来兑换各种物品

和自身大道的匹配之物和后续修炼功法。

秦天可不会一次性将整条完整的大道都给她们,而且秦天也不打算暴露自己,

就以天帝的身份和他们相处。

他需要一个势力,一个强大但却在明面上跟他没有关系的势力,韩修给他的

压迫感太强了,他 一个人去找天命主角,在通过打压获得反派值,这样提升还是

太慢了。

他需要有人来帮他赚取反派值,所以他跟系统商量了一下,系统也同意了,

分化出一个子任务系统,让瑶姬她们去做任务,这些任务,包括寻找天命主角、

打压天命主角,上交宝物和有用的信息等。

还有一点,大千道域,数千个道域,每个道域相当于一个宇宙,一个世界,

人太多了,那些他没法触及或者太过遥远之地诞生的天命主角,他没法过去的就

全都交给瑶姬她们。

虽然说在主角和反派的 命运齿轮转动下,这些天命主角迟早会与自己碰面,

但这个时候,这些天命主角已经发育了一段时间,有了跟自己对抗的实力了。

与其等着他们来找自己,不如让人先去找他们,在他们还在发育的时候,给

这些天命主角制造麻烦,消减他们的天命值,要是能杀了就最好!

秦天做完这些,便动身回到了落痕仙朝。

回到落痕仙朝,秦天并没有去找狐九狸她们,而是直接闯进了母亲的寝宫的

后花园,平日里母亲要是没事,都会在这里看书。

果然在后花园的一座湖心亭中,宫宵月一身清雅便装,坐在亭子里,玉腿交

叠,看着手中的书籍。

没有绚丽华贵的服侍,没有性感的制服,脸上不施粉黛,但却美得让天地失

色,看的秦天都入迷了。

「臭小子,回来了,就这么呆愣的看着?」

宫宵月早就知道儿子回来了,她放下手中的书籍,对着儿子微微一笑。

秦天回过神,径直走向了母亲,大手一搂,毫不客气的将母亲那纤细如柳的

腰肢搂住,笑道:「还不是母亲太好看了,每次看到都忍不住的沉迷其中。」

「我儿子嘴巴就是甜。」宫宵月开心的戳了戳儿子的脸颊,她对自己的容貌

也是很有自信,她毫不担心,秦天会因为身边的女人多了,就忘记她,冷落她,

因为这是她作为落痕女帝的自信,也是对自己魅力的自信。

「怎么样?清漩那个老处女的阴元你吸收了吧?」

宫宵月别提笑的有多好看了,她心中暗暗为自己的机智感到佩服,一石三鸟。

不但可以让那个一直跟她作对的臭婊子丢掉多年的处子身,一个大帝被一个

毛头小子给破处吸收阴元,没有比这更加羞辱的事了。

而且还能让自己的儿子获得天大的好处,未来成就在更进一步。

还能让自己这个对女人太过自信的儿子,也尝一尝在女人身上吃瘪的滋味,

免得以后因为太过自信而吃亏。

妙啊!

宫宵月越想越开心,越得意,不过倒是秦天有点心虚,点头道:「嗯,我确

实吸收了....。」

宫宵月感受了一下秦天体内的气息,果然有一股大帝之气在体内,而且秦天

意外的将大帝阴元用来打磨根基,并没有疯狂的提升修为,这点,让宫宵月对自

己这个儿子更加满意和自豪了。

宫宵月开心的在自己儿子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真不愧是我宫宵月的儿

子,真棒。」

感受到脸颊上冰凉细腻的触感,秦天心中一热,搂腰的大手,不知不觉的就

伸进了母亲的裙子内,在那柔软丰润的大腿上抚摸着,而手掌就离小穴不到几厘

米。

「嗯...。」

宫宵月轻微的娇咛一声,她眼神带媚的看向自己的儿子,也不在意儿子那放

肆的举动,反而将叠在一起的双腿放下,微微的分开,让儿子摸得更加舒服。

「你这次应该也尝到苦头了吧,这世间的女人千千万万,所以不要觉得天下

女人,都是那么 容易搞定的。」

「不过放心,母亲会一直陪伴你的。」

宫宵月还以为秦天在清漩哪里吃了瘪,受到了挫折,一边将儿子抱在怀中,

一边抚摸着儿子的头顶,一脸母爱的安慰着。

秦天的头被宫宵月埋进了胸部里,软软的很舒服,不过秦天此时的表情却有

些纠结,他在考虑要不要告诉母亲,清漩已经成了她儿媳这件事....。

「像清漩那个老婊子,以前就一大堆男人围着她转,她成了大帝,还杀了那

些舔狗,这种女人不但心思恶毒还很没 底线。」

「就是长得漂亮了一些,不过比她好看的也有不少,你不必在意她。」

「天儿,以后找妻子,千万不要找清漩那种的,你现在的几个女人就挺不错,

听话懂事,你要是找个像清漩那贱人一样的妻子,我可是会很生气的。」

.......。

秦天决定不告诉宫宵月了.......。

「唉。」宫宵月突然叹息一声,说道:「我也没资格说她,我自己也是...。

。」

秦天一愣,从母亲柔软的胸部中抬起头,看向母亲,在他的 记忆中,宫宵月

一直都是一个殿前明君,殿后荡妇的人,从没做过什么伤害无辜之事。

「当年,你还小,为了能够掩盖你的天魔转世身,我将一名女婴的体质给挖

了出来,放到你的体内,用来遮人耳目。」

「呃...。」秦天一愣,好他妈熟悉的剧情啊。

所以说,他的大道源流体是挖别人的?

淦!

他一直没在自己身上察觉到有什么至尊骨、道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骨头,还

以为挖骨流的天命主角不会出现了,结果变成了挖体质....。

「不过为了你,哪怕杀再多的人,我都愿意,正好当初那个女婴现在应该也

有十六岁了,她身上那块大道骨应该也成熟了,我正打算去杀了她,将她的大道

骨挖出给你。」

操,原来在这等着....。

秦天从母亲的博大胸怀中起身,说道:「母亲你干嘛非要去挖她的那个什么

大道骨?」

宫宵月暗叹一声,说道:「世人都知道大道源流体,可以吸收数条大道之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